银魂,狐妖小红娘,火影,冰上的尤里,柯南资深厨╭(●`∀´●)╯
手残*1
眼残*1
智障*1
草稿画风*1
总攻*1(划掉)

我是要迎娶卡卡西,成为涂山第一红线仙的卷毛武士(x

低产似那啥√

拒绝撕逼,谢谢

【银魂】万事屋今天依然很怠惰 (土银 冲神 新通 近妙)

没错,又是我

全文治愈温馨向

文笔有限,拒绝嘶○


正文


凌晨 1:10


银时趴在床褥上,呼呼大睡,软白的卷毛惬意地倒在枕头上,衣服撩起,露出精瘦的小腹,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右手拽着小小的蛋黄酱玩偶。


凌晨 2:30


神乐“嘭”的一声,一脚踢在了壁门上,撅起嘴,大吼一声【混蛋吉娃娃,放开本女王的醋昆布阿鲁】


凌晨 2:40


新八规规矩矩地缩在被窝里,嘴角挂着迷之微笑,【啊~阿通小姐】

眼镜本体在冰冷的榻榻米上发抖


凌晨 2:45

阿妙只有半张脸在被子外面,漂亮的长发散落在脖颈,额上爆着青经,【臭猩猩,吃老娘一击月牙○冲】


凌晨 2:50...

【土银】土方蛋黄酱和坂田棉花糖的睡前小故事

观后牙齿要是蛀了,拒绝承担医药费。

尽量避免ooc

多为小段子√

这里廿七,欢迎勾搭。


①警察土×毒枭银

【白夜叉,你最好老实交代高杉最近的据点】土方一脚踩在审讯室的桌子上,白炽的灯光,倒映在他烟蓝色的瞳孔上。

 

【哎哎——多串君,阿银我可是良民,什么高杉矮杉的我可不认识啊,倒是警察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说明阿银我是白夜叉吗?如果没有就早点放人,说不定阿银心情好就不告你诽谤了。】

规规矩矩的暗灰色的囚服,硬是被银时穿出了一股痞气,精致的锁骨欲隐欲现,白色的卷毛乱蓬蓬的,每一根的弧度都透漏着张扬,猩红色的瞳孔闪烁着无辜,深邃之处尽是挑衅不服。


【都说...

【土银】土方蛋黄酱和坂田棉花糖的睡前小故事

观后牙齿要是蛀了,拒绝承担医药费。

尽量避免ooc

多为小段子√

这里廿七,欢迎勾搭。


①警察土×毒枭银

【白夜叉,你最好老实交代高杉最近的据点】土方一脚踩在审讯室的桌子上,白炽的灯光,倒映在他烟蓝色的瞳孔上。

 

【哎哎——多串君,阿银我可是良民,什么高杉矮杉的我可不认识啊,倒是警察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说明阿银我是白夜叉吗?如果没有就早点放人,说不定阿银心情好就不告你诽谤了。】

规规矩矩的暗灰色的囚服,硬是被银时穿出了一股痞气,精致的锁骨欲隐欲现,白色的卷毛乱蓬蓬的,每一根的弧度都透漏着张扬,猩红色的瞳孔闪烁着无辜,深邃之处尽是挑衅不服。


【都说...

(坂田银时中心向+治愈向)夜はやさし

【】为人物对话、[]为回忆

全文现实、梦境两条主线,无cp暧昧向

这次不写be

拒绝银黑,拒绝嘶○,文笔有限,谢谢


 夜はやさし(夜色温柔),谨以此文献给世界第一温柔的白卷毛武士。

——多年不见,夜色温柔。


正文

①恶魔

[白夜叉,你就是个恶魔!]


暗红的双眸猛然睁开,缩成针状剧烈颤抖着。银时从梦中惊坐起。

【哈——哈】茫然地瞪向四周,漆黑一片,寝室只听得见他激烈地喘息。


[白夜叉,你就是个恶魔!]


“怦怦-怦怦-怦怦”似乎有什么难以释怀,在胸腔碰撞摩擦,刮下一道道血痕,痛心入骨...

【土银】虐梗七题

这一把精心准备的40米大刀√

半架空设定√

请叫我be小天使×

【】为人物的话

[]为回忆


One 至始至终入戏的只有他一个人


村麻纱狠狠地刺穿胸膛,鲜血四溅,滴落在他黯淡的银发上。

刀刃在空中划过刺眼的痕迹,带着令他恶心的血液落入刀鞘。

烟雾弥漫,土方的脸庞变得模糊不清。

银时的和服被血液染红,鲜血在身体中喷涌而出,平日嚣张的银发,落魄地趴在地上。

一分钟前还一起牵手的恋人,在接到陌生电话后,土方毫不犹豫地、也毫无征兆地拔出了刀。

倒下时,银时清楚地看到土方冷漠、厌恶的眼神,隐隐之中暗藏着解脱的喜悦。

意识朦胧间,他听见了土方平静的嗓音——

【坂...

论松阳与虚的区别(x

松阳的场合


【啊啦,小银,早上好。】

【今天也真是个晴朗的一天。】

【小银,看到我手上的小银花了吗?】

【送给你ฅ】


【顺便一提,花的背面有一只大虫子哦】(笑)


据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色卷毛说,松阳切开了是黑的(√)

远处一个紫毛独眼龙正在悄悄磨刀(???)

该卷毛不知为何至今无法联络


虚的场合

【早上好】

【今天的地球依然完整无缺啊】

【胧,看到我手上的花了没?】

【送给你——】

【旁边的乌鸦】

【你依然很优雅】(注视着乌鸦)


胧: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虚大人高兴就好(x)


© よろずやおか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