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狐妖小红娘,火影,冰上的尤里,柯南资深厨╭(●`∀´●)╯
手残*1
眼残*1
智障*1
草稿画风*1
总攻*1(划掉)

我是要迎娶卡卡西,成为涂山第一红线仙的卷毛武士(x

低产似那啥√

拒绝撕逼,谢谢

【土银】土方蛋黄酱和坂田棉花糖的睡前小故事

观后牙齿要是蛀了,拒绝承担医药费。

尽量避免ooc

多为小段子√

这里廿七,欢迎勾搭。


①警察土×毒枭银

【白夜叉,你最好老实交代高杉最近的据点】土方一脚踩在审讯室的桌子上,白炽的灯光,倒映在他烟蓝色的瞳孔上。

 

【哎哎——多串君,阿银我可是良民,什么高杉矮杉的我可不认识啊,倒是警察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说明阿银我是白夜叉吗?如果没有就早点放人,说不定阿银心情好就不告你诽谤了。】

规规矩矩的暗灰色的囚服,硬是被银时穿出了一股痞气,精致的锁骨欲隐欲现,白色的卷毛乱蓬蓬的,每一根的弧度都透漏着张扬,猩红色的瞳孔闪烁着无辜,深邃之处尽是挑衅不服。


【都说了老子叫土方十四郎,不是什么多串】土方暴躁地点起一根烟,烟雾袅袅,升腾着,拂过发尖,衬得烟蓝色的双瞳更加神秘难以揣测。


忽然,土方扯过银时的衣领,银时的手铐哗啦啦地抱怨着。


【嘶——】土方将烟掐在银时的白皙的锁骨上,烙下赤果果的印痕。


【行啊。要我放你很简单,要么告诉老子高杉的据点,要么就做老子的人,证明清白,选一个吧,白、夜、叉、大、人。】


②原著设定

【副长,这是最新收集的白夜叉的资料,我想只要我们再接再厉,就一定能逮捕白夜叉的。】

B兴奋地将资料送到土方手里。

【啊——真让人期待呢。】土方捧读着面无表情地表达祈愿。


【哎哎哎啊,副长,您这是??】


土方一点点将所有白夜叉的资料撕碎,确保每一块都只有指甲盖大,伴着未熄灭的香烟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他扭了扭脖颈,斜着头眯起了烟蓝色的眼,嗓音沙哑磁性,带着些许威胁不快,【怎么,有意见?】


【不,我什么都没看到。】B暗搓搓地跑回队伍,不理解副长的做法。


看着B落荒而逃的身影,土方勾起嘴角,白夜叉早就是他的人了,还需要逮捕?


③写手土×记者银


土方十四郎——著名网络作家。圈名蛋黄尼古丁,以豪爽利落的文风、一波三折反套路的情节和本人俊朗的外貌而出名。


在写作10年中,(按时间顺序倒排)佳作有《夜色温柔》、《隔壁桌的抖s吉娃娃2》、《隔壁桌的醋昆布1》、《草莓牛奶与蛋黄酱的可行性》、《真选组异血录》


玩得了言情,尬的起耽美,肃的了正剧,搞得起悲情,是写作界的传奇。


连续多年获最佳写手奖、最佳剧情奖,人物鲜明奖。


今年,他以《鬼之副长与白夜叉不得不说的故事》再次获奖。


【那么多串君,可以给电视机前的少女粉们谈谈接下来几年的计划吗】银时架着红框眼镜,软绵绵的卷毛被粉红色的小夹子别在了耳边,脖子前挂着在空中晃来晃去的记者证


【臭卷毛,老子叫土方十四郎,不叫多串!】土方右手夺过话筒,扯了扯雅戈尔的铂金色领带,左手撑在银时的耳边,整个人把银时压制在墙边。


【计划的话给问你了——采访了我十年的银时先生否愿意作为新郎参加我8月下旬在巴厘岛举行的婚礼,恩?


银时微微一愣,眨了眨眼,猩红的瞳孔闪烁着笑意,凑到土方的耳边,白色的卷毛蹭的土方的侧脸痒痒的,勾起嘴角【要是多串君给的婚礼服不合身,阿银可就不高兴去了。


【哦?——今晚在床上你可以试试合不合身。】


摄影师:喂喂,你们两注意点,这可是现场直播!!


④大众情人土×万事屋银

【土方大人,我、我喜欢您!这是情书,请请收下!】女孩白皙的脸庞像打翻了胭脂,一片羞红,低着头,支支吾吾地告白。


【啊——谢谢你的心意】土方俯身接过情书,看都没看便塞回了女孩左边的口袋里,小声说道【抱歉,我已经有爱人了。】


说着瞄了瞄躲在墙角边的银时,一根白卷毛露了出来,毛茸茸的脑袋挪动着,似乎想要听得更清楚些,又担心被发现,立马折回。


土方都可以凭空想象那人一脸不在意,心里却紧张的要死,神神秘秘地偷听的神情。


似乎是故意逗他,土方摸了摸女孩的头给予安慰,果不其然,墙角边的卷毛像是被电到——炸毛了,赌气似的缩回了巷子里,不见踪影。


银时气冲冲扭头就跑,不料被早已守在巷子另一头的土方得了个正着。


【多串君,怎么在这儿?不陪陪那边的小猫咪?】


【啊啊——没办法啊,老子自家的小猫炸毛了,我当时是来给他顺毛的。】


【切】


银时别过头,耳根染红了一片。


⑤原著设定

要问江户最恩爱的夫夫是哪一对,那一定是土银。

要问江户最别扭的夫夫是哪一队,那也一定是土银。


土方会为银时吃饭的余账买单,会在回家的路上捎上一个草莓巴菲,并且那家甜品店都被土方买下来了;他会背着银时偷偷学做蛋糕,再偷偷混进新买的巴菲带给银时,看到银时吃的满意的神情,暗戳戳的高兴。;他在工作上受的伤,都会隐瞒银时,半夜爬起来缠绷带涂药水;副长的房间专门立了个书架,上面全都是jump。副长的书柜里有一块全是布丁,当然土方规定过银时只能一天一个。;土方有意控制着银时的血糖,如果超过安全线,则会狠狠地在床上教育一番,并且取消一个星期的草莓巴菲。


银时会在大采购时,假装不小心,买上一推蛋黄酱;他会控制土方的烟量,一个星期规定最多4只,若违规,则禁欲;银时知道土方会偷偷给他做甜品,自家做的和外面卖的,一口就能尝出来,但他没有揭穿,躲在角落里看着土方傻高兴;银时知道土方不想让他知道他受伤,也不揭穿,会家里常备最好的上药、绷带,每当土方上药困难时,他都会假装上厕所不小心看见了来帮忙;银时会在闲暇之余给土方做按摩,必要时,强硬停止土方工作,逼他休息;银时在书柜深处藏了一本家常菜大全,每天不重样的做菜。


两人明面上谁也不说担心对方,一旦对方出事,他一定是最着急、最担心的人。


⑥原著设定


【怎么办,局长,副长高烧不退!】


【局长!副长再这样下去,会撑不住的!】


【副长!坚持住!】

......

近藤担心地摸着土方的额头,滚烫得都可以煎鸡蛋了,【快去喊万事屋!】


银时匆匆赶来时,土方已经面红耳赤,痛苦地缩在被窝里,胸脯上下起伏着,真选组和私人医生无可奈何。


【都给我出去!】合上门,银时紧紧握住土方的手,炙热得让人想要丢弃。抚摸着土方的额头,一遍遍替换着降温的毛巾。

心急如火地拿起药杯,猛灌一口,含着退烧药强硬地撬开土方的嘴,将药一点点渡过去。


暗红的双瞳里满是担忧不安,眉头紧蹙,【喂,多串!听得见阿银说话吗?】

土方没有回应,只是难受地皱起眉头。


做恶梦了?


【堂堂鬼之副长竟然被发烧打败了,传出去给把矮杉假发笑死。】


【别担心,阿银我一直在这儿,哪都不去。】


掀开棉被,银时伸手抱紧了土方,用身体降温,他左手慢慢抚平土方皱起的眉头,右手不断地轻轻拍打着土方的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微不可察地凑到土方的耳边,

【十四,我爱你】


奇迹般土方开始慢慢退烧,身体接受药物。


第二天土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烟蓝色的双眸微微失焦,不久后定格在身边抱紧自己的白卷毛,软绵绵的卷毛不安地落在枕边,银时的眉头紧皱,深深地一片黑眼圈。


发烧期间,他做了一场噩梦,虽然记不清梦境,但是梦里的他很痛苦难受。

意识模糊之间,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人抱紧了他,安抚着说他爱他,说不上有多温柔,但直至灵魂的深处,让人安心放松。


鼻尖有一股甜腻的清香,掩盖了口舌之中药物的苦味,令人心神向往。


他清楚的感觉到那人心脏的跳动,每一下都直至心房。


土方转身抱住了 银时,在他的眉心轻轻一吻,【我也爱你,银时。】



⑦情话土×情话银


【坂田银时,你给老子听好了!!别整天守护来守护去的,把自己弄伤!老子心疼你不是还有我吗!如果累了,就依靠我啊!我可以为你分担啊!你以为老子是谁?老子是你老公!!!不就是养你吗?十辈子老子都养得起!】


【土方十四郎!,你给我把文件放下!整天就知道压榨自己工作!!你又不是机器!?晚上12点睡到凌晨3点,你怎么不上天呢?!真选组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可以改文件,我告诉你!你的身体可不只是你的,还是阿银我的!你要垮了,阿银怎么办!如果你还不好好休息,阿银我就烧了文件,和矮杉一起去掀了江户,掀了幕府,你信不信!



跟你讲个笑话,坂田银时反攻成功了。

跟你说个真相,坂田银时反攻不成,之后万事屋3天都没开业。

跟你讲个悲剧,新八天天都要看着土银冲神的秀恩爱,镜片都快炸裂了

跟你说个事实,土方十四郎与坂田银时彼此深爱,直至死亡,他们的双手仍然紧握。


评论(5)
热度(41)

© よろずやおか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