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狐妖小红娘,火影,冰上的尤里,柯南资深厨╭(●`∀´●)╯
手残*1
眼残*1
智障*1
草稿画风*1
总攻*1(划掉)

我是要迎娶卡卡西,成为涂山第一红线仙的卷毛武士(x

低产似那啥√

拒绝撕逼,谢谢

【银魂】万事屋今天依然很怠惰 (土银 冲神 新通 近妙)

没错,又是我

全文治愈温馨向

文笔有限,拒绝嘶○


正文


凌晨 1:10


银时趴在床褥上,呼呼大睡,软白的卷毛惬意地倒在枕头上,衣服撩起,露出精瘦的小腹,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右手拽着小小的蛋黄酱玩偶。


凌晨 2:30


神乐“嘭”的一声,一脚踢在了壁门上,撅起嘴,大吼一声【混蛋吉娃娃,放开本女王的醋昆布阿鲁】


凌晨 2:40


新八规规矩矩地缩在被窝里,嘴角挂着迷之微笑,【啊~阿通小姐】

眼镜本体在冰冷的榻榻米上发抖


凌晨 2:45

阿妙只有半张脸在被子外面,漂亮的长发散落在脖颈,额上爆着青经,【臭猩猩,吃老娘一击月牙○冲】


凌晨 2:50


土方疲惫地伸了个懒腰,望着桌上成堆批改好的的文件和角落的满满的烟灰缸,扭了扭脖子,带着浓浓的黑眼圈缩进了期盼已久的被窝。


凌晨 3:20

总悟半只脚踢出了床被,手臂张开,可笑的红色眼罩仰望天花板,迷迷糊糊【China,跪下来叫主人,我就还你】


凌晨 4:20

寺门通张嘴呼呼大睡,女神形象全无,模模糊糊哼着新歌,做着演唱会的梦,隐隐约约瞥见了梦里穿着队服的新八。


凌晨 5:24

志村家的屋檐上,似乎有什么在鬼鬼祟祟地爬行,远远看上去好像是一只大猩猩。


上午 6:00


土方从被窝里钻出来,睡意朦胧地套起衣服,等穿好了,才发现穿的是银时在真选组留的备用衣服。


上午 6:10


终于穿对了衣服,土方捧这漱口杯,抓着牙刷,猛然想起了银时前几天跟他抱怨的烟草味,认认真真地刷了10分钟的牙


上午 7:30


总悟被土方拎着耳朵从被窝里拽出,不满地朝土方的背后砍了一刀(失败)

嫌弃地揉了揉在梦中被神乐咬到的左脸。


上午 8:00


土方领着真选组成员晨练,训练到一半,口袋里的蛋黄酱和草莓牛奶玩偶掉了出来,众目睽睽,尴尬Jpg.


上午 8:01


总悟疯狂嘲笑着土方,【啊嘞嘞,这不是旦那的玩偶吗,啊呀,土方先生,没想到你~】


话还没说完,怀里的5盒醋昆布也掉了出来,哗啦啦地洒了一地。


真选组表示冷漠Jpg.


上午 8:25


近藤被阿妙一巴掌掀飞出来了志村家,挂在电线杆上,捧着好不容易拍到的阿妙睡颜,留下了鼻血,嚼着新八施舍的早饭鸡蛋烧(大雾),回到了真选组。


上午 9:00


银时被新八的洪荒之力掀出被窝,抓着一头天然卷,踉踉跄跄地跑去刷牙,一脚踢翻了藏在柜子里的小猿,对着镜子刷白白。


猛然瞥见脖子上过去的咬痕,老脸一红,想起了昨晚的梦,狠狠掐了一顿蛋黄酱玩偶。


上午 9:01


神乐一脚踹在卷毛背上,【大早上想什么奇怪东西呢!腐烂的大叔阿鲁】


然后认认真真地擦脸,生怕眼角有眼屎被总悟找茬,蓦然想起了梦里总悟无意中亲到的额头,原地捂着额头发呆。


上午 9:10


银时还在刷牙,刷了整整10分钟的牙齿,舔舔牙床,确定没有甜味让土方找茬后,在新八的催促声中跑去吃早饭。


上午 9:30


阿通扯着嗓子,练习唱歌,练得舌头发麻,耳边响起了男孩的嗓音[阿通小姐!加油!我寺门通守卫队队长志村新八全力支持你!]


不禁勾起嘴角,拾起了地上的话筒。


上午 10:00


小玉一边唱着【如果感到开心,你就拍拍手~嘭!】,一边神态自若地炸开房门要房租。


才发现臭虫三人组已经溜走了。


上午 10:10


闲晃的万事屋与巡逻的真选组遇到了。


山崎感觉自己头都快炸了。


上午 10:01


银时调侃土方有点歪的领巾,被土方一把抓过手按在领巾上,才发现纯白的巾布下藏着他最爱的草莓牛奶玩偶。


土方抓着银时的手不放,邪笑着凑到银时耳边吐气,一字一顿【怎么,要帮我摆正吗?白夜叉殿下】


上午 10:02


总悟从口袋里掏出2盒豪华版醋昆布,在神乐的眼前晃来晃去然后突然松手。

看着神乐瞪直的眼睛,抖S 地嘲讽一笑【啊嘞嘞,醋昆布不小心掉地上了,这可怎么办呢~】


右手藏在背后,抓着手铐。


上午 10:03


银时反手扯过土方的领巾,将土方拉到面前,白皙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在土方的喉结上滑动,欲绝还迎。


【乐意至极,十四~】


嘴上满满地恶趣味,试图反撩土方,事实上耳朵已经红的一塌糊涂。


上午10:04


【醋昆布阿鲁!】神乐瞬间扑上去,嘴里叼着醋昆布,整个人像树熊般缠着总悟,脸色狰狞,【吉娃娃,把剩下的都交出来,本女王饶你不死阿鲁!】


上午 10:05


银时偷偷在土方的领巾上烙下一吻,满意地看着土方呆滞的模样。


上午 10:06


总悟一把拷住神乐的双手,【China,现在我以袭警的罪名逮捕你。到监狱里走一趟吧。】


上午 10:07


土方脸色一变,咬紧嘴里的香烟,咧嘴大笑,烟蓝色瞳孔沉酿着痞气与欲望。

银时暗叫不好,无论怎么挣脱给无济于事,硬是被土方拐进了一条深幽静谧的小巷子。


上午 10:08


神乐气不打一处,被手铐拷住的手勾出总悟的脖子,铁链的总悟的脖颈上磨下红痕。


一脚踹在总悟的肚子上,不料被总悟抱住了双腿,整个人在总悟的怀里扭动。


上午 10:48


新八面部死灰地看着总悟抱(?)着神乐愈走愈远,银时被拐到小巷里销声灭迹

眼镜片裂开一条细缝,默默与山崎对视着。


上午 10:58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纷纷点燃了打火机,用尽全力朝小巷里和总悟那儿扔去。


中午 11:00

“嘭!”世界安静了。


两人互相告辞。


中午 11:30


近藤躲在梁柱上,神色紧张等着偷偷吃阿妙做的午饭。


中午 11:31


阿妙转过身,走去厨房,近藤眼前一亮,倒挂着,想要拿菜。


中午 11:32


近藤满心欢喜地嚼着鸡蛋烧。


中午 11:33


近藤去世


近藤口吐白沫地掉到榻榻米上,四肢抽搐。


中午 11:34


阿妙从厨房走出,春风满面,【猩猩,这可是我为你准备的超级大餐哦】


近藤翻着白眼失去了意识,面红耳赤(?)


中午 11:40


护城河里漂着一具疑似大猩猩的尸体,真选组表示正在调查中。


中午 12:30


阿妙终于收拾好了杀人现场(?)望着被近藤咬过一口的菜,懊恼地想‘这家伙怎么这么执着。’


无奈地舒展眉头,嘴角划出连自己都未曾发现的弧度。


【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菜上,下次我就少放点毒吧】


下午 13:00


银时揉着腰,嘴巴肿着,衣领拉到了最高,连和服都规矩地穿好。慢吞吞地爬回了的万事屋


下午 13:20


神乐也回来了,衣衫不整,头发散了一半,下巴处有着可疑地牙印。


手上还留着铁铐的痕迹。


下午 14:00


土方出去巡逻,神清气爽,难得的面带微笑。


下午 14:10


总悟出去偷懒,心旷神怡,难得的没带皮鞭。


下午 14:50


近藤回到局里,湿漉漉的,常见的一脸痴汉。


下午 15:08


寺门通的演唱会《你的妈妈××○○》以及新曲《那个××眼镜⑧鬼》发布。


新八披着队服,神情肃然,扯着嗓子助威。


必要时给疯狂的粉丝一个鼻梁后肩摔。


下午 17:08


寺门通演唱会结束。

后台签名时,阿通在新八的签名纸上,调皮地画了个大爱心,注了一行小字“谢谢你♥ 新八队长一直以来的支持,玉米○便”


下午17:08:08


新八心花怒放,原地融化了。


什么,哪个新八?当然是本体啦


下午 17:30


新八依依不舍地退场,捧着签名,一蹦8尺高地跳回了万事屋。


傍晚 18:30


万事屋慢吞吞地嚼着米饭,各个心怀鬼胎


晚上 19:30


真选组悠哉哉地品着清酒,各个心怀鬼胎


晚上 20:02


神乐被银时逼着上床睡觉,抱着从总悟那儿偷来的醋昆布抱枕,暗想:下次,绝对不会输给吉娃娃的阿鲁。


总悟抱着酒瓶睡着了,手里捏着神乐的橙红的发丝,迷迷糊糊地想:下次,换个欺负方式吧


晚上 21:12


阿妙铺好床褥,一脚将藏在被子里的猩猩踢出院子,睡意朦胧地盖上被子。


近藤爬上附近的电线杆,远远望着志村家,理所当然(?)地做起了守护公主的骑士猩猩


晚上 22:22


终于关掉耳机的新八,扑上被子,望着阿通的海报,幸福地笑了。


终于结束了新歌庆功宴的阿通,瘫在了被子里,浮想着眼镜少年欣喜地神情,幸福的笑了。


深夜 23:32


银时合上从土方那捎来的最新一期JUMP,踮起脚迈进卧室,夜色温柔,白夜叉暗笑道:月色真美。


土方提前改完了文件,掐灭了香烟,任浅灰色的烟拂过脸庞,夜色温柔,鬼之副长暗笑道:月色真美。


凌晨 0:00


一切都很美好,你说是吗?

评论(5)
热度(126)

© よろずやおか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