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狐妖小红娘,火影,冰上的尤里,柯南资深厨╭(●`∀´●)╯
手残*1
眼残*1
智障*1
草稿画风*1
总攻*1(划掉)

我是要迎娶卡卡西,成为涂山第一红线仙的卷毛武士(x

低产似那啥√

拒绝撕逼,谢谢

【银魂】(主土银 副高桂冲神)土方特制银时盖饭(←没毛病)

注意

架空设定,土银only

全文傻白甜向(信我)七夕快乐

时间顺序(初一到高三)

文笔有限,尽量避免ooc


1.坂田银时是个画风清奇的少年,开学第一天就逃课,并且潇洒地留了一张纸条:“教师太矮,拒绝听课。关爱矮子,老子不干。——来自177的坂田银时”

气的矮杉高杉老师当场把增高垫撕成了两半。

捉逃课生的任务自然落在了班长兼学生会长土方十四郎的头上。

高杉:为了维护我的身高,你去把坂田银时给老子带回来,作为奖励,他任你处置。要是做不到,我就向学校申请撤销食堂的蛋黄酱。

土方:mmp


2.土方带着全校矮子以及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总悟神威的期望下,走出了教室。

土方无奈地撩起前额的碎发,扯了扯紧贴脖颈的衣领,随便绕着学校转了两圈,最后倚着一棵繁盛的樱花树,悄悄点燃了细长的香烟。


3.烟草微皱,薄烟缭绕,浅灰色的轻烟一缕缕抽丝般笼罩着嫩粉色的樱花,倏然弥漫着一股成熟与惆怅。


【喂喂,哪个地中海混蛋又在抽烟啊——】

银时懒散的挪开眼皮,暗红的瞳孔向下一瞥,少年俊秀的面庞映入眼帘,烟蓝色的双眸,墨黑的长发。


啧,竟然是个黑长直!!_(┐「ε:)_

故意来气阿银的吗?


4.【哈?你说谁是地中海!】土方挑着眉昂起头,少年的嗓音微带磁性。


烟蓝色的的瞳孔骤然缩小,这家伙.......


竟然在抠鼻屎!!!


⑤土方的表情瞬间有些脱缰。

【啊嘞嘞,这不是多串吗!?】树上的天然卷从树上跳下,土方暗想:咋没摔死你的长腿呢

【好久不见,家里的金鱼怎么样了?】银时一副老相识的模样,将手搭在土方的制服上。

【哈?混蛋天然卷你谁啊?】土方头上跳起一个井字,这个混蛋,竟然把鼻屎擦在他的衣服上。


【天然卷怎么了!?你是黑长直很了不起吗!!】

【有本事你变成黑长直啊!】

【我%#@&(^*(】


6.下午,土方顶着一头包,银时捂着被打掉的牙齿,两人一身灰地去见了矮杉老师。


7.矮杉拿着银时的小学成绩单(数学0分,语文0分,英语0分,保健卫生100分),踢着藏在办公桌下的桂。

【介于银时同学的成绩太差,这些天就麻烦土方同学帮他补习了。】

【哈?!】×3

矮杉一脚踹在办公桌里的桂肚子上,示意他闭嘴。

【#!¥%,矮杉!你就这么看不起阿银我177吗!还是说你嫉妒阿银我保健卫生满分?啧啧,要不要阿银我教你怎么做安全措施?小矮砸】

【 闭嘴,银时,你这个肮脏的臭卷毛。】

【你还好意思!你这个在办公室偷(和谐)情的老师。】

【闭嘴,就决定这样了!】

【**……¥】


8.土方架着爱的战士白夜叉出了办公室。

高杉挑起桂的下巴,邪魅一笑,【继续吧......小太郎】

桂眨了眨眼睛,【抱歉啊,晋助,我想起伊丽莎白还没吃饭呢。】说完,套上衣服拍拍屁股走人。


高杉:淦,这个腐朽的世界还是毁灭了吧


9.从此,学生会会长与超级不良学生的相爱相杀的故事正式拉开帘幕。


10.银时与不愿透露姓名的冲田总悟决定联手坑土方。


11.课间休息时,土方偷偷抽烟,谁知道,口袋里的打火机被银时动了手脚。

【嘭!!!——】教学楼不可思议地抖了抖,校长朝天大吼:哪个混蛋在学校玩just we ,打扰老子开飞机!!

楼上的银时笑的在地上抽搐。哈哈哈哈!

土方顶着爆炸头,狰狞地扭曲了脸庞【混蛋天然卷!!!】



12.银时中午溜到天台吃午饭,欣喜地打开便当,竟然是一只臭袜子和一只纸条:“死卷毛,甜食你就别想了!”


教室里的土方舔了舔嘴唇,这么甜的东西,那个白痴怎么会那么喜欢。


13.土方是学生会会长,每次集体晨会时,负责在各个队伍中检查纪律。

绕了操场一圈,凡是看到土方的人全都憋笑的脸部抽搐,土方奇怪地摸了摸全身,从背后扯出一张纸条,上面是银时的字迹:“我是超级抖m死烟鬼,校长是我的哈哈”


14.银时上课时,把脚翘到土方的桌上,土方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银时的凳腿上,银时眼见要摔跤,双脚夹住土方的头。

两个人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倒在地上,土方顶着银时的某个部位,银时双腿缠着土方,两人面色潮红。


同学:yoyoyoyoooooooo


没有成功与假发厕所play的矮杉老师一开门,就瞧见土方和银时在地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怒气值MAX.

【听说最近厕所没人打扫,嗯?】


15.【混蛋天然卷,老子一个学生会会长,为什么要来打扫厕所啊!?】

【哈?这可要问你自己了,白痴多串。】

【都说了老子叫土方十四郎,不叫多串!!】

【啥?!多串,你说啥?什么?你叫白痴多串,不叫多串?】

【啧,天然卷,你找死!】

【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死多串!?】


等到桂来上厕所时,银时靠在洁白的墙壁上,双手被土方抵在头顶,毫不弱势地盯着土方,土方一条腿挤进银时的双腿中,嘴角勾起得意的笑,耳根染着淡淡的樱红。

桂:你们也在启动红白机吗?哦,对了,今天好像没让高杉启动成,你们能教教我吗?


16.运动会上,土方与银时参加了接力棒,到了银时传给土方。


【喂!多串,快接住啊。】谁知银时,脚一滑,一棒子戳在了土方的肾上。


【啊啊啊!死卷毛你干嘛!?】


两人互掐着滚到终点。


17.矮杉老师曾经有句名言:矮子乃高子之母。

对此,桂表示:不是高子!是桂子。也不对!是桂,还有,高杉你什么时候是我妈了?等等!高杉如果你是我妈,你就是人妻了!这个我接受。

矮杉叼着烟斗颤抖着吼道:这个腐朽的世界还是毁灭了吧。


18.土方会长曾经有句名言:蛋黄酱是世上最神圣的东西。

然后,他的蛋黄酱就被银时下了泻药。

总悟:Good job


19.银时甜神曾经有句名言:红豆饭是世上最美味的东西。

然后,他的红豆饭就被土方撒上了蛋黄酱。

神乐:Good job


20.醋溜神乐曾经有句名言:醋昆布赛高!

然后,她的醋昆布就被总悟加了辣酱。

银时:Good job


21.项圈总悟曾经有句名言:抖s赛高!

然后,他的项圈就被神乐拿去扣土方了

土方:mmp


22.公主裙play失败的矮杉老师愤愤不平。于是他在学园祭宣布银魂初中二年级(Z)班的舞台剧是《灰姑娘》。男生演公主。女生演王子。


23.啃着小香肠的神乐推了推厚重的眼镜,双手赞同。一想到那个170吉娃娃穿裙子羞答答的模样她就要笑喷


24.正在计划土方死亡计划的总悟停下笔,表示赞同。一想到China那毫无起伏的飞机场穿王子服毫无违和感的模样他就要笑喷。


25.然后,神乐演王子/总悟演灰姑娘/银时演大姐/土方演二姐/桂演后妈/矮杉演仙女


26.神乐、总悟:淦!怎么把自己搭进去了。


27.演出当天:

场景一:旁白:灰姑娘的后妈对他很不好。

【啊,我愚蠢的妈妈,我命令你让我参加王子的舞会。】灰姑娘总悟低声下气求着后母假发。

【不是妈妈,是桂!我现在可是人妻,忙着NTR自己呢,懒着管你。】


28.

场景二:旁白:灰姑娘总是受到大姐。二姐的欺负。

【三妹快给姐姐把化妆品拿来】土方披着裙子,咬牙切齿地念台词。

【好的姐姐。】灰姑娘总悟搬着一盆洗米水,一把扑到土方脸上,银时借机糊了土方一脸风油精。


29场景三:旁白:小个子仙女出现了。

【你才小个子,你全家小个子。】矮杉用仙女棒狠狠戳了旁白。

【喂,灰姑娘,你妈呢?】

【那老女人穿着裙子在厕所。】

【好勒】之前的厕所play、公主服play一次满足!仙女踩着5cm的高跷向后台跑去。


30.场景四:旁白:灰姑娘参加了舞会。

【混蛋吉娃娃公主,你竟敢踩本王子的鞋子!】

【哈?醋昆布王子,你还把我的水晶拖鞋踩脏了!】

王子和公主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31.场景五:旁白:大姐和二姐在一旁羡慕嫉妒恨

【喂,他们真的有好好演戏吗?】

【管他呢。多串,我有个礼物给你。】

【什么?】土方奇怪的接过礼物,那是一条蕾丝性感的情趣睡衣。

【.......】

【.......等等!!你冷静点!!救#¥%……&】

大姐和二姐也打了起来.


32.台下的辰马老师赞美道:这个舞台剧演的真好!啊哈哈哈哈!必须一等奖,啊哈哈哈。


33.放学后,土方轻车熟路地打开银时家的冰箱,【喂,卷毛,晚饭想吃什么?】


34.【随便】


35.【那咖喱?】【不要】【面条?】【不要】【泡饭】【不要】


36.【你玩老子呢!?到底吃什么?】【随便】


37.愤怒的土方给了小猪银时一个肘击。


38.两人又在厨房大战了三百回合。


39.回到家的松阳老师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温柔和善和蔼平静地朝颤颤发抖的二人举起了拳头。


40.【嘭——】世界安静了。


41.【呐呐,多串君,这题怎么做】银时翻着死鱼眼望着可恶的作业。

【令f'(x)=kx+b; 从图可知k>0,b>0】

【......图在哪儿?】

【老子也是服了你了,喂,死卷毛,拿去看看吧。】土方无奈地将作业本递上。

【哇啊,真不愧是多串君呢!年年的三好学生。】

银时闷着头,淡粉色的薄唇叼着黑笔,眼帘微垂,暗红色的瞳孔专注的盯着过程,认真地似乎连卷翘的白毛也软了下来,舒哒哒地贴着脑袋。

稍微有点可爱.......

突然很想揉揉他的脑袋,土方不经意捏了捏拳头。

【可以哦——如果是你的话。】

被看穿心思的土方耳根一红。【不过,一次换一门功课答案】银时转过脸贼兮兮地说道。


算了,他怎么会认为他可爱呢......【你做梦吧,死卷毛。】


42.学生会最近忙碌起来,似乎要计划秋游的地点,土方每天都很晚从学校回来。

银时有时蹲在校门口等他,有时在奶茶店晃腿喝奶茶等他,有时干脆直接睡在土方的学生会的办公椅上。

有人对此想提意见,被土方的眼神吓得不敢出声。


43.学校里开始传坂田银时和那个超级冷酷禁欲的帅会长关系特好,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女生明里暗里的想要拖银时给土方送巧克力。

银时本来每天都是无聊的去观赏冲神元气日常,现在被校友们烦的头昏脑涨。

他真的搞不懂那个烟鬼、蛋黄酱、纯情童贞、暴脾气、古板的多串哪里好了,什么谣言中的冷酷、超禁欲、天之骄子、小温柔、迟钝的会长形象不存在的!!!

不就是长得帅吗、成绩全省第一吗、不就是黑长直吗,有什么了不起!?

就算真的了不起,他也是阿银的,管你们什么事?!


45、【你要是讨厌的话,我会出面阻止他们的。】土方一边解开便当的包裹,一边漫不经心的答道。

【哦】银时嫌弃地绕过沾满蛋黄酱的米饭,从土方的便当里挑出小番茄塞进嘴里。

第二天,再也没有人敢找银时搭关系。

学校的告示板上贴着一张纸条:即日起给坂田银时同学造成困惑的人,将一律给予处分,严重者,退学!——学生会会长


46.银时放学时被小混混堵在了巷子口,小混混拔出小刀,笑着望着银时【白夜叉,没想到你竟然会遵守约定】

【你还真是心疼那个学生会会长啊】

【之前你打伤我的事怎么算】锋利的刀刃泛着银光逼在修长的脖颈上,感受着动脉的起伏。

【这次我可是带了一帮兄弟,老子怼死你】戏谑的笑声紧贴着少年的耳畔。


【或者......】粗糙的手恶意的拽了拽银时的裤子,食指顺着人鱼线缓缓下滑。


话未说完,身后传来了惨叫声,赶来的土方一脚踹翻了同伙,眼底冷的吓人,发出渗人的光芒。


银时借机夺过小刀,拧断小混混的手关节。


47. 现场一片狼藉,透过路边凄惨的路灯,隐隐约约可以瞧见巷子里横七八竖的“尸体”。

银时抹去嘴角的血迹,别过头闷声道

【喂,你来干什么?学生会会长校外斗殴,你想上头条啊?】

土方双手撑膝缓缓爬起,替银时挡下攻击的左手臂疼的抽搐麻木。

僵硬地抽出烟草,火星在烟口点点闪烁,随机又湮灭于黑暗,他猛吸一口,半晌喷吐出浓烟,【还不是因为某个白痴今天竟然没有对老子的蛋黄酱下黑手】

【一整天都神神鬼鬼的,看见老子也闷声、躲得远远的。】

【老子担心你在外面祸害了别人】

【老子救你是老子的事,跟会长没有关系】

【与其担心我】土方顿了顿,不着痕迹地瞥了瞥银时受伤的小腿,【倒不如关心一下自己。】

【老子可没有那么娇贵。没必要为了老子重新担负起白夜叉的称号】


48.【啊啊,多串,阿银的腿要断了!】

【闭嘴,臭卷毛,老子的手疼死了。】


两人相互扶持着往银时的家里走去。


49.【阿银我不用你扶!】银时倔强地扯着脱去上衣,单脚跳着往浴室跑。

【行,你肥皂掉了,可别喊我】土方好笑地看着银时一蹦一跳,软绵绵的卷毛张牙舞爪,随着银时的动作,轻轻晃动,远远望去,那人像极了一只卷毛猫。


【噗!——】银时脚一滑,向后摔去。


【我说什么来着,死卷毛】稳稳地接住别扭的卷毛猫,土方安静地顺着毛。

【松....松手!】

【你给老子配合点,我待会还要给你写请假条呢,忙得很。】


50.【我说,土方,你是学生会会长吧.....】床边的银时背朝土方,受伤的左腿挂在空中,动弹不得。

【啊——咋了?】土方半睡半醒,朦朦胧胧地答道。

【阿银是想说.....其实你也可以不管阿银的,矮杉那家伙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也知道阿银以前是不良少年.......哇啊啊啊】

不等银时的话说完,土方翻过身,食指与大拇指合并,掐着银时的脸蛋往外扯。

土方未睁开眼,少年磁性的嗓音微带些朦胧的性感,

【想什么呢?我要是想抛开你早就把你扔了,我管你以前是多叱咤风云的战神还是黑帮世家的子弟,有多少多少的仇人。】

【现在在我旁边的只是坂田银时这个人罢了。】

【噗.....多串,你这些话是从哪个小说里抄来的?】银时勾起嘴角,

【不过,谢谢你,十四。】


51.【唉,听说没有,那个学生会会长考试又拿了第一】

【切,可恶的学霸(〃>皿<)】

【我听说我们班的XXXX似乎放学想去找会长麻烦。】

【呵,听说他是个暴徒,看来这个会长要倒霉了。】

银时翘着二郎腿,双臂抱头,漫不经心靠在椅子上,把两人的对话听了正着,略长的刘海下暗红色的双瞳酝酿着什么。

【喂,准备好了吗,待会土方一过来,就用棒子敲昏他,然后把他绑到教室里。】xxxx小声地与身边的5人交代着。

拐角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xxxx挥舞着铁棒砸下去,被一双白皙的手轻松接住。

【啊嘞嘞,同学们你们在干什么呢?】银时夺过铁棒,反砸下去,那人应声倒地。

【校内预谋袭击会长,你想要切腹吗?】不等5人逃跑,银时再一次挥舞起铁棒。


55.【土方先生,请你去死吧!】总悟扛着火箭筒,朝土方发射。

火箭炮在空中晃悠悠地,最终砸到了靠在土方身上睡觉的卷毛。

【啊啊啊啊,总一郎君!!你过来一下,阿银我有话跟你谈谈!】


56.体育课跳沙坑,土方奋起一跃,稳稳落在了沙坑中,没来得及站起来,银时也跳起来了。

【噗——】银时和土方双双倒地。

【死卷毛,你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呢!多串,跳完了在那愣什么?】

【你的意思是怪老子的喽】

【错的不是你,难道还是世界吗?】

【可恶,吃我沙暴大葬!】土方抓起一把沙子向银时扔去。

【啊啊啊,阿银的眼睛,土方!吃我沙尘暴!!】

【混蛋,你竟然把沙子塞我嘴里!银时,你的头抬太高了!】

【哈?多串你说什么?我要让你知道,许逆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得死!!】

【混账,吃我红色剪刀!】

【啊啊啊啊,会长杀人了!】

【噗——】两人扑街,总悟抓着红色的小剪刀,笑的一脸天真【你们两个177的家伙说着人家173队长的话?找死啊......】


【噗——】总悟扑街,神乐抱着篮球,笑的满脸灿烂,【总悟君,要不要成为我的影子啊?那种被我踩在脚下的影子】


【噗——】神乐扑街,一个行走的黑皮跑了过来,他捡起篮球,烦恼的皱起眉(但因为太黑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玩了,哲,我似乎砸到人了。】


【噗——】黑皮扑街,一个行走的170独眼龙矮杉举着增高垫,笑的一脸愉悦,【不用在意的,黑皮,打扰我沙坑play 的事情我不会在意的。】


【噗——】矮杉扑街,一个存在感超级薄弱的男孩走了过了,郑重对着沙坑里的尸体道歉道【很抱歉,我刚刚传球失败了,你没事吧?】


【噗——】哲也扑街,二黄眨了眨眼睛,不小心的扑的太用力了,小黑子好像跌到沙坑里了。


【噗——】黄濑扑街,黑子伸手拽住黄濑的脚腕,使劲一拉。


【你们....在干什么?】赤司征十郎奇怪地看着沙坑里的8具尸体,猛然看见总悟手里的红色剪刀,莫非.....他是同好?!


57.【白夜叉,你又被我逮到了!啊啊啊——】小混混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昏了。

土方扭了扭脖子,【这家伙还没放弃啊。】


58.【白夜叉,你又被我!啊啊啊啊——】小混混再次扑街。

神乐打了个哈欠,【这家伙是不是有病】


59.土方的脸似乎被蹭伤了,银时别扭地塞给他一枚创口贴,【别误会,这是昨天晚上阿银我玩叠叠乐剩下的,我看也没什么用就给你了】


60.土方有时上课会被广播通知去开会,课堂笔记没办法记。

银时瞥了瞥土方的黑色的笔记本,随便的翻到新的一页,撑着下巴,眼睛认真地顶着黑板,右手快速记录着,【偶尔一次,也认真听一次讲吧.....】


61.土方情人节的巧克力全喂给了他的同桌,第二天,银时蛀牙了,土方头疼地陪他去看牙医。

【喂喂,土土方,我能能不能先回去,我我忘记带量角器了。】银时直冒冷汗,转身想跑。

【放心,我带了。】土方幸灾乐祸地抓住银时的衣领,【啊呀呀,某位不会是怕了吧。】

【谁谁谁怕了,我我才不怕呢.....】银时的腿抖成了筛子。


62.新年吃年糕,年糕卡在了银时的喉咙里,银时痛苦不堪,他怎么这么倒霉,又不是秀则(虽然是同一个声优)

【呕呕——】土方一脚踹在银时肚子上,银时将年糕喷出,吐在了松阳老师的脸上。


63.松阳老师再一次温柔和善地举起拳头。


64.坂田银时卒。


65.半夜醒过来的土方望着银时掉到床下去的被子,无奈地拾起被子,小心地为银时掖好被角。


66.有时候,土方专注地望着银时,银时会感到不好意思,嚷嚷着好恶心,但耳根却红通通。


67.土方有午睡的习惯,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空气中弥漫着温馨,胸口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悸动。


银时弯下腰,轻轻在他的额上,烙下吻痕。


68.等银时走后,土方捂着额头,有些怅然与欣喜,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


69.银时会习惯的蹭土方的便当。


70.土方会习惯的为银时准备甜品。


71.银时会习惯的在土方的右口袋里放上一个手工的蛋黄酱玩偶,当土方烦躁时,伸手就能摸到。


72.土方会习惯的在银时的左口袋里放下一块手工的红豆牛轧糖,当银时无聊时,伸手就能摸到。


73.土方知道银时喜欢用草莓味的沐浴露。


74.银时知道土方喜欢用薄荷味的香皂


75.土方晚上会起来喝水,为了不让土方被家具绊倒,银时特意挪动了家具的位置。


76.银时晚上常会做噩梦,土方总会及时叫醒银时,但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77.所以向土方表白的女生全被拒绝了,银时有时候会自卑地想:或许土方喜欢他.....


78.也有不少女生喜欢银时的痞气风趣,但全被无情拒绝,土方不在意地扭过头,暗暗高兴。


79.每次土方上台演讲时,银时会提前准备好温水。


80.银时喜欢在数学课上睡觉,土方故意竖起课本,主动替银时答问题。


81.土方负责周一到周五的晚饭


82.银时负责周六周七的家务。


83.银时所有的糖全归土方管,严格控制血糖,


84.土方的蛋黄酱全归银时管,严格控制卡路里。


85.土方在考试中赢得奖学金,通常会全部上缴银时家的钱包里。


86.银时嘴上说着要把奖学金花光,却一分都舍不得用去打小钢珠。


87他们的感情一点点升温,斗嘴时,好几次差点把我那时喜欢你啊这句话脱口而出。

但真的只是差点。


88.后来,高二那年,她回来了。


89.以转校生和学生会会长未婚妻的身份回来了。


90.【很高兴认识你,银时君】三叶温柔的笑容如同春风般宜人,【我一直担心十四他太孤僻没有朋友。】

【哪有,那家伙竟然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我可羡慕他。】银时违心的笑道,狼狈地告别三叶。


91.

他听见了......

办公室里老师对土方的训话。

【土方同学,我希望你能断绝和坂田同学的来往。】

【你是学生会的会长,是学校形象的代表,不能和这样的同学来往。】


92.

他听见了......

人们对禁忌爱情的厌恶

【同性恋可真恶心,你听说了吗,上个月学校发现了一对同性恋,双双开除。】

听说其中一个学习特别好,可惜了他的学业,现在哪个学校都不愿收他。


93.

他感受到了......

三叶对土方的爱慕。

【十四郎,这是我亲手制作的便当,不嫌弃的话请享用。】

【十四郎,请让和你一起走回家吧】


94.他看见了......


95,.那对佳人的美好,樱花开了,樱花也会落,像雪一样,纷纷扬扬。。花瓣纷纷繁繁,淹没他们的背影。

多美啊,这个场景,写满温情与世人的祝福,远远要比他们初遇时的樱花美丽正确

迷蒙之中,女孩轻轻拥抱住男孩,脸上的笑容恬淡的可以忽视一切。


96.坂田银时喜欢土方十四郎,他也曾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也喜欢他。

直到她的出现,他才发现那样的自己有多可笑。

肮脏、愚昧

一如十几年前,他被亲生父母嫌弃,丢弃在杂乱的垃圾堆中。


97.坂田银时喜欢土方十四郎,现在也是,将来也是,但也仅此而已。


98.离开吧,他真的没有坚强到去祝福他们,他能做的只能是放手。


99.那日,他脚下的枯枝烂叶发出痛苦的呻吟,祭奠着他腐烂的爱情。


100.(十年后)

土方十四郎——真选组跨国际公司的大总裁,家产上亿。为人冷静沉着,处世狠辣果断,年轻有为,英俊帅气,浑身一股霸道总裁禁欲范。

无数女人对土方夫人的名号倍感兴趣。

【老板.....我】女人搔首弄姿地跨坐在土方身上,土方烟蓝色的双瞳半阖,瞥了瞥办公室里假装睡觉其实一点都不淡定的卷毛,轻笑一声,引来女人一声惊呼。


附有老茧的食指抵住女人鲜红的双唇,土方不找痕迹地推开女人,在女人不解的目光中走进办公室,解开西装,盖在银时的身上,薄唇在额上轻烙下一个吻,一字一顿道


【我的土方夫人永远且只能是他。】








评论(5)
热度(61)

© よろずやおか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