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狐妖小红娘,火影,冰上的尤里,柯南资深厨╭(●`∀´●)╯
手残*1
眼残*1
智障*1
草稿画风*1
总攻*1(划掉)

我是要迎娶卡卡西,成为涂山第一红线仙的卷毛武士(x

低产似那啥√

拒绝撕逼,谢谢

【银魂】今宵之夜,绝不西沉。执此美梦,不再苏醒(all男神×你)

注意

文笔有限,少量ooc

今天我们不欢脱,撩撩咱的老公

晚来的中秋祝贺


万事屋阿银(老夫老妻)

终于将神乐哄上床后,你端起上有余温的饭菜,指尖微微覆上微波炉把手。

【我回来了。】玄关传来懒散的喊声。

【欢迎回来。】你小跑到玄关,递给银时干净的毛巾。

抹去脸上溅到的血污,银时见你紧蹙眉头,不自然地别过毛茸茸的脑袋,【......抱歉】中秋节还这么晚回来......

【还不知道道歉?】你佯装生气,气鼓鼓地撅起嘴,见银时满脸歉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xx,我......】银时挠了挠头,欲言又止。

【嗯?——】你轻声答应道,转身取下鞋柜上早已备好的医药箱,牵起银时的手,男人指尖的老茧磨得手心痒痒的,你小心翼翼地清理伤口,【这么不爱护身体,阿银,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月光濡湿米色的窗纸,丝丝缕缕,映画在你的脸庞,双眸含笑,说不上多么的倾城动人,但那颗空洞杀戮的心却刹那间安稳妥帖,

突然,他起身紧紧抱住你,仿佛要把你揉入骨血。

爱してる


不等你反应,银时突然松手,大步走向厨房,耳根微红,【啊~阿银我饿死了,老板娘,今天吃什么?】

微微一愣,你回笑道【红豆月饼,不知合不合老板的胃口。】

【唉——可我更想吃老板娘啊~噗!】银时捂着被你踹到的肚子,老实地学着仓鼠啃起了月饼,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卧室的床被,思绪不知道飞哪去了。



白夜叉银时(少年心动)

【啊~~】银时吊儿郎当地打了哈欠,倚着树干半睡半醒。

突然树被你一踹,剧烈摇晃起来,银时差点跌下来,倒挂着身体瞪着死鱼眼俯视着树下的你。

【银时,军中所有将士都在开会,你在干什么?】

【啊啊~那多无聊,不过是一群比矮杉高的人和矮杉站一块聊天罢了】暗燎色的双眸无神地望向天空,【我只要负责冲锋掉HP就行了呜呜——】

你紧紧掐着银时的脸往两边扯,满意地望着白夜叉那张漂亮的脸跟猴屁股一般通红,你凤眼微眯,【再说傻话,我就把你的脸扯下来喂假发。】


【别——我还不想长一脸假发】银时略嫌弃地撇嘴,倒挂着的他视线与你的嘴唇平齐。


软软的,真想咬一口啊........


只是碰一下的话.......可以的吧......


会不会是甜的......


等等!!!バカ!我在想什么!!??


忽然,他脸红地转过脸,赶忙心虚地移开视线,吼道【呐,xx,没事的话就别打扰阿银我休息啊,我可是等着仙女艳遇来一场风翻云雨呢。】


可恶,今天红豆月饼吃多了吗!?

白夜叉捂住鼻子,感觉到鲜血涌动。


真选组副长十四(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十四,还没好吗?】睡眼惺忪地从被窝里爬起,你像一只八爪鱼,趴在土方的背上,双手轻轻环住他的腰。

感觉到背后软绵绵的接触,土方扔下手中的笔,烟蓝色的双眸抱歉地望向你,【抱歉,xx,今天的公务.......】视线下移,土方的脸爆红。


你套的是土方的睡衣,印满了蛋黄酱玩偶,松松散散地垮在身上,精致的锁骨,胸前隐约可见的那条暧昧的弧线。


【咳咳,那个....xx,你】土方手忙脚乱地脱下外套盖在你的身上。

然而,你光着脚踩在地上,他又单手提起你,小心翼翼地塞回被窝,一本正经道【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哈哈】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十四好可爱。】


不等土方反应,你轻轻勾起手指,任性地抢走土方嘴边的香烟抵到自己嘴角,痞气一笑。离开时,指尖调皮地点了点他殷红的唇。【十四,应该叫我什么?】


土方眼色一沉,撩起刘海,嗓音略带沙哑,咧嘴笑道【我亲爱的かない】


双眸半阖,一个吻烙在你的眉心。


【十四,脸红了~~好可爱】

【别别瞎说,老子才没脸红。】


真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恶作剧之吻可是真情实意)

【哇哦——总悟,开始放烟花了】你抬头仰望,如墨般黏稠的黑烟渲染出一幅幅佳境。


【哦。一般般吧】总悟嚼着泡泡糖,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天空【要是绑着土方桑一起炸掉就完美了】


一束束烟花点燃自身,绽放出鲜亮的光芒。浅橙色的微光倒映在你清澈的双眸中,他赤红的瞳孔里却满满都是你专注的模样。


【喏,新鲜出炉的】你回过神来,脸庞一阵温暖,总悟将刚买地鲷鱼烧袋子贴了过来。

【唉——不是月饼吗。】

【差不多吧】总悟小心翼翼地观察你的神情,他找遍了整个祭典,都没找到月饼,最后用火箭炮逼迫下,老板才说:月饼盒鲷鱼烧差不多QAQQQ

袋内迷蒙的热气腾然升空,你满心欢喜地咬了一口,红豆的甜腻充斥舌尖。


【阿总~】不等总悟回神,你踮起脚尖,捧起他的脸,蜻蜓点水般轻轻一吻,待羞涩的红云攀上面庞,赶紧别过脸,【那么没有买到月饼的总悟君该怎么赔偿我呢~】


【啊——那可真烦恼。】总悟抿唇轻笑,眼角上挑,眼中柔情蜜意快要溢出

【你是要被杀死的土方桑呢?】

【还是山崎的羽毛球拍呢?】

【或者是——】

【冲田总悟的一生呢?】



鬼兵队总督高杉晋助(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

【晋助。】走过漫长的走廊,晚风萧瑟过船头,你提着外套轻喊道。


【xx?】高杉缓缓吐出一口烟,烟丝缭绕,随风而逝。他深绿色的瞳孔专注地望向你。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你小跑到他的身边,晚风甚凉,你耸了耸肩,小声打了个喷嚏,执着地举起外套,【晋助,船头凉,披件衣服。】


【无妨。】高杉无奈地看着你一副‘你不穿,我就一直看着你’的模样,他提过外套,拎着衣肩,将外套覆在你的身上。


【不是,晋助,我是让你——】


【少废话。】


【哦=´Å‘=】


见披衣服不成,你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举到嘴边,小心地哈着热气,【晋助,你的手好凉。不过,还好有我。

【我会一直陪着晋助的。】

无言,高杉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

高杉左眼轻阖,没有绑着绷带的脸清秀不少。


【像睡美人一样......】你小声嘀咕了一下。


【嗯?】男人明显听了正着,沙哑的嗓音末尾升调,性感而又神秘。


【不不不不不,我什么都都都没说。哇啊——】高杉伸手将你揽入怀中,望着你一副惊恐未定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很少见他那么干净高兴的笑容,你愣住了。


【xx】他的手指轻轻托起你前额的碎发,被他碰过的额头只感觉滚烫扰人,脉脉温情在相扣的之间传递,【月色真美。】


忽然,他松手转身离开,只留你一人在原地脸通红通红。


今年中秋,他没瞧见仙气缭绕的嫦娥仙子,却捉到了一只只会关心人的傻犊子。


松下书塾吉田松阳、虚(偷月亮的猴子)

【xx?】松阳轻轻拍了拍你酡红的脸,你撅了噘嘴,睁开了混沌的双眸,撒娇似的嘤咛道【老师?~】


【唉,你又偷桂花酿了。】松阳好笑地望着你神志不清还死活赖账的模样。


【没有~】你眨了眨眼睛,一个踉跄,扑进松阳的怀里,紧紧抱住他,【老师,好温暖。】


【xx。】你闻声抬头,绽开了笑颜。眼角眯起,微微上挑,像极了一只恶作剧的猫;一抹胭脂掀翻在脸颊,整张脸像是烧起来了;嘴唇在酒水的滋润下,润滑晶莹,甜甜地叫了声【老师。】


松阳微眯双瞳,轻揉着你的头发。

忽然,他的双眸充斥着诡异的红色,嗓音也变得沉稳。他的手拂过你的脸庞,随后紧紧扣住你的腰,凑到你的耳边,笑的猖狂而又神秘,【xx,我真想——】


半晌无言,你奇怪地睁开眼,松阳清澈的双眸依旧,似乎未曾有过其他颜色。


【走吧,就睡觉。】松阳拍了拍你的肩,【作为惩罚,xx,今天没有月饼吃哦。】


【哦。】你踉跄着走向卧室。


未曾注意到,月影皱褶,他的影子裂开了笑容。










































评论(6)
热度(85)
  1. 当真是个妙人よろずやおかみさん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想跟松阳老师不可描述啊啊啊啊啊

© よろずやおかみさ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