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许我一宿红月 换你一眸情缘(银时×你 10岁差暗恋向 )

【许愿吧——今天的小公主】

银发的男人将纸质简陋的王冠轻轻托起,缓缓加冕于你墨黑色的长发上,赤红的双眸微眯,懒散如夏。

阳光细碎零星地散落在他的眼中,宠溺的温情几乎溢出。

你合上眼,将眼泪流进心底,苦涩得味蕾颤抖。

【如果来生有世,别让我再遇见你,我累了。】


——————————————————————————

你叫秋月,秋阴不散的秋,月不解饮的月。你的母亲是个极爱吟诗的人,你出生那天,万物丰收,红月当空,因此取名秋月。

你没有姓氏,因为在你诞生那天,家遭恶贼,双亲故亡,家族厌你晦气克命,将你随意扔在一座落魄的村庄。

你从小靠村里人的施舍长大,无依无靠,流离于暗天昏地间。


直到那天,你遇见了他。


那是个雨夜,村里人终于受够了你,将你逐出家门。

雨水依恋着你温暖的体温,冰冷的水滴浸透你惨白的裙子,脚底的水泡腐烂着折磨着神经。

谁......谁来救救我.......

睫毛颤栗的抖动,连雨滴的重量都无法载动。

再也支撑不住,你一个踉跄跪跌在肮脏的水潭之中。

意识混沌之间......

你依稀看到一个人影,银白色的,略微有些炸毛.....就像......一只卷毛猫?

迷蒙间,你似乎小心地背起......

少年算不上的宽厚,但是....

你蜷缩起身子——

让人很安心


你天生灵敏的鼻子,隐约间嗅到淡淡的甜味。

很淡很淡,就像是麦穗的微笑。


-


【小鬼?醒醒】

【啧,还在发低烧。】

【所以说,现在的小公主为什么这么喜欢离家出走】

【阿银我又不是白马王子】

【可怜,我的零花钱!】

嘴上这么说,男孩撇了撇嘴,眼睛咕噜噜地翻一圈,手不老实地为你掖了掖被角。

你痛苦地皱起眉头,拼命地想要掀开眼皮。

突然,眉梢被温柔地抚平,发丝缠绕着他负有老茧的食指,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萦绕在耳畔: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现在好好睡吧。】


奇迹般,你浑身都放松了下来,一年来第一次安稳地熟睡。

男孩撑头凝视着你,半晌挠挠天然卷的白发,赤红的瞳睡意惺忪,晃悠悠拎着佩刀走出卧室。

【咔——】锁舌轻轻含住门扉,轻轻地,连带着他的温柔,在你的梦里泛起小小的涟漪。

那夜,你梦见红月之下,樱花繁盛得蓬松着,他斜靠在树下,轻笑联画。

你拼命地奔跑,想要拉住他的衣角,如雨的樱花席卷天地,等你在回过神,

他走了,只留下萧瑟的红月。


-


【银时,你哪捡的野猫?】高杉收起地图,墨绿色的双瞳瞥来。【身份不明,随身携带长刀,最近又军粮短缺,你的警惕心喂假发了吗?】

【矮杉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阿银我给自己找童养媳不行吗~】

【银时你——】高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给你一句忠告。】


【野猫是会咬人的。】

【啊啊~真不巧,我没钱买猫薄荷了。】


男孩风轻云淡地回道,他别过头,猛饮一口樱花酿,自沉自醉,不再理睬周遭的人。


一枚樱花,划过风的指尖,落在酒杯之中,缥缈地不曾泛起一丝涟漪。

【白痴——】一声轻叹缓缓飘散在空中


-

像是一场梦,等你再次醒来,什么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件朴素的小屋,少许盘缠,一件素色和服。

你急忙冲出院子,光露露的脚丫踩在湿漉漉的泥土上,溅起一地泥泞。

没了,什么都没了。

他走了

只有她一个人了

但是......

你闭上眼,眉间的温柔似乎余温尚存。

慢慢调动食指,想象卷着那人可爱的天然卷,忍不住笑出了声,抱着肚子蹲下笑。笑着笑着,泪水却蔓延而下。

在这住下吧——也算有个家了吧


那日,你将希冀与种子,一起埋在了院中,期待着梦中的樱花树。


-

一住便是5年,时光逐鹿、岁月杳音。

你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常着一身素服,微笑怡人,淡淡的眉似乎从未忧愁地皱起。

伴着院中樱花树浅红的花瓣,无数次在别人的梦中穿梭徘徊。

又是个雨夜,红月当空。

细碎的雨丝在青石板折断,一根根指引着你走向深幽的小巷。

血水被雨水稀释,从脚底流过。

一个男人,靠着墙别坐着。米灰色的和服破烂不堪,腹部狰狞地伤口触目惊心,嘴角尽是血液干涸的记号,肩部有几处淤青,却丝毫不影响锁骨的美感。

他吃力地喘着气,昏暗之中,殷红色的双瞳却尖锐警惕地锁定你的身影,红光一闪。

你本能地畏惧野兽般的目光,可直觉却捂住你的双眼,硬生生的按住你的恐惧,一丝担忧油然而生。

【小姐,回去吧,乱捡野猫是会被咬的。】断断续续,是他张开了干涩的嗓子。

【卷卷毛先生,真巧,我刚买了猫薄荷,介意来点吗?】你绽开了笑容,不容分说地搬过他疲惫的肩,一步步搀扶着。


血液濡湿你素色的和服,你却丝毫不在意。


那夜红月饶人,长风凄凉,院里的樱花树却开满了花。

--

【对不.....对不起.....老师.....】男人痛苦地皱起眉,嘴唇被牙齿划破,四肢冰凉。


你眨了眨眼,牵起他粗糙的手,温度一点点在指间传递,一个青涩的吻落在他的眉梢,轻轻地就像一场梦。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现在好好休息吧。】


萧瑟的战场,同伴的尸体,恩师的头颅,还有那个可恶的他自己。

灰暗的天地间,一片樱花蓦然乍现,缓缓飘落,落地那一瞬间,天翻地覆,血色被一洗而空。


--

【呐~小鬼,晚饭吃什么?】银时叼着筷子,悄咪咪地将头探进厨房。

【pong——】一个平底锅砸在他懒散的脸上,印下一个可笑的红印,他的脸像极了猴屁股。

【坂田君,女人做菜时可是千万不能偷看的哦~】你拍了拍小黄人图案的围裙,右手敲着汤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嗨嗨~那阿银我先去喊阿八他们了。】他右手揣进和服中,踢着水纹色的和服,晃悠悠地走出了家门。

你将头探出橱窗,勾起嘴角,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啊。

-

【喏——生日礼物,这可是阿银我精心挑选的哦。】

【哦?是卖了坂田君哪颗肾换的?】

【为什么一定是肾!?我那么没有用吗??】

【那莫非是(哔——)】

【快住口!你又从神乐那丫头片子那学了什么!!】


【噗——】看着他紧张兮兮却又装作一副“我一点都不在乎,是你错觉!”的不自在,你忍不住笑出了声,换来他的死鱼眼一枚。


那是一条项链,紫色的框边细致柔滑,镶着一颗鹅黄色的明月之石,在红月的映照下,泛着温和的光。

算不上有多富贵,但你很喜欢。

这家伙,大概又连着几天熬夜工作了吧.....白痴.....


【那我就满怀感激的勉强收下了。】

暗暗捏紧衣角,你紧紧咬住嘴唇,良久深深吸了一口气

差点.....差点.....

就要把“我爱你”说出口了。

真的.....

-

他消失了一个月,等回来时,身边多了一位名叫“月咏”的女子。

你当然听说了,他和她的传说,一起击败暗夜之主,拯救无数游女的自由。

突然,你才想起,他一直是一个盖世英雄,只不过是你忘记了。

月咏有着凄惨的过往,一度与他的过去重合,同样是面对恩师,同样是守护珍惜之物。

他一个眼神瞄去,她就能会意领神。

他们在战斗中配合默契,他为了她赴汤蹈火,她为了他斩断过往。

提到她时,他会有些小结巴。

谈到他时,她变得口是心非

你拽着和服的衣角,被他守在身后,一身素服,与吉原的灯红酒绿格格不入。

他的瞳孔倒影着的她一身血橙色的枫叶地黑色和服。

灯火迷离间,你突然觉得,素色的和服,其实,也没那么好看.......

为什么呢.....突然感觉有些失落......

错觉吗.....

神乐新八开心的与月咏交谈,你挤着笑容打起招呼,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

家里的医药箱已经很久没用了,划过表面的灰尘,你暗自垂眸。

他经常接到吉原的委托,也自然常在那儿包扎,有时会在那边过夜。

他也会带些小礼物回来,经常是一些可爱的兔子布偶,长长的耳朵托在地上。

你将头埋进兔子的胸膛中,听着他与她的争执调侃,双眼却逐渐失焦。背后许许多多他买回的玩偶,一个个瑟缩在角落低着头。

他.....似乎把你....当做妹妹在宠着.....

当做他.....最亲的妹妹.....

想什么呢......你最近是太疲劳了吗......

大概吧......

-

【坂——】你失声愣在了拐角口,你看的很清楚,她紧紧抱着他,伫立在雨中。

雨丝缠绵,佳人美好。

你的伞却落在了地上,被泥泞染黑。

【咔擦——】兜里的项链落在地上,被打湿的鹅黄色的宝石发出闪亮的光。

一瞬间,你觉得,这颗宝石一定和月咏很配。

一定

宝石鹅黄色的表面与她的发色相称,紫色的边框对应她的双瞳。

一种怅然狠狠甩在你的脸上

对啊——对啊!!跟她太配了!就像是!——就像是.......就像......量身定做的

.......

幸好幸好,当年没有把那句话说出

真的......太幸运.......了

可是

傻瓜

你是真的爱他啊.....

--

秋月秋月,你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15年前,被亲人抛弃,终身叛离。

秋月秋月——哪来的万物丰收红月扰人

分明是月秋终末,半生落魄

--

【秋月桑,事实上,我有事情想和你谈一下,那个,方便吗?】月咏红着脸望着你,越说自己的脸却越加发红。

【事实上,我和银时那个混蛋,已经、已经......】月咏眼神四处乱瞄,越发不好意思。

【不用说了,月咏桑——】你及时打断了,在她惊讶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心脏却一步步紧绷,颤栗,难以呼吸。

【坂田君,也是的,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要藏着呢?】

【可——】

【月咏桑——】你轻声念着她的名字,双眸微眯,将一串改造过的项链递给她,【这是我提前送的礼物。】

松开项链的那一刻,心脏仿佛被一刀贯穿。

终于.....物归原主.....

【月咏桑,坂田君是一个很马虎不会照顾自己的人,】

【他年轻时受过很多伤,在雨天,会旧病复发,要多注意】

【他很怕鬼,可以的话,多在卧室装几个灯】

【他爱吃甜,但是血糖很危险】

【他晾衣服喜欢图省事,很多衣服不会规规矩矩地展开。】

【他半夜会爬起来上厕所,有时候容易被家具绊倒】

【他习惯在左口袋里塞一颗水果糖】

【如果找不到,可以去柏青哥找找看,他一定会在第五排第二个的机器那】

【他很怕疼,上药要轻一些】

【如果是巴菲DIY,他喜欢在巴菲上撒一勺碎冰糖】

【他不爱穿袜子,一定要为他准备一双温暖的棉拖】

【他不爱好好穿衣服,容易着凉】

【他会做噩梦,这时候只要轻轻吻吻他的眉梢就行了】

【他不爱素服】

【他不喜欢红月】

【他不喜欢雨夜】

【最后——请你照顾好他。】你笑着告别月咏,在转身的那一刻泪水夺眶而。

忘说了——他也不爱秋月


你抬头望向天空,红月耀眼,不禁想起了那句诗言

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暮雨细丝

商女宥唱情歌

问情为藏何处?

晚樱萧条

许我一宿红月

换你一眸情缘




























评论(9)
热度(118)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