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非亲非故 (没心没肺 后续)

老司机逆转乾坤,化刀为糖
私设你叫清鸢

银时

被抛弃了――

再也支撑不住了,你无奈地松开挣扎的手。
苦笑着合上双眼,想象着自己摔死脑浆溢出的场景。

……

【鸢!睁开眼睛!抓住我的手!别放弃!】

是银时!他竟然从飞船上跳了下来。

【发什么愣?!你这个傻丫头,不会以为阿银抛弃你了吧!?】
【我就知道!你别乱想!】

他一个翻身,将你死死搂入怀中,愤怒地在你的肩上留下牙印,气急败坏地吼道

【坂田鸢!证还没领,你就想让我做寡夫?!】
【要死,我也陪你死,你永远是阿银的老板娘。】

土方

【鸢?】
【土方鸢?】
【你怎么了?不舒服?那次扫墓回来后,你就一直不对劲。】

土方强硬地按住你的肩,烟蓝色的双眸紧张地盯着你。平日活泼的女孩突然变得安静文雅,叫他怎么不担心。

【十四,我没事。】你撇过头,无意间扫向橱柜上三叶的照片,自卑地捏紧拳头,推开土方,转身就跑。

土方瞄了眼照片,恍然大悟。
拽住你的手腕,将你抵在墙上,左手小心护着你的后脑勺,一字一顿郑重道

【土方鸢!你给我听好,土方十四郎的副长夫人是土方鸢,一个没心没肺不懂得保护自己的白痴女人,而不是别人。】

【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别看轻自己,对我自信一点。】

神威

【团长,你已经在这儿站了一个月了。】阿伏兔撑着伞,无奈地看着神威立在清鸢的墓碑旁。

【呐~阿伏兔,你说弱小的女人能生出强大的孩子吗?】

【大概不能。】

【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错杀她呢?!】

【我没有做错,是她不听话,串通了笨蛋妹妹。】

【怎么能怪我下重手呢?】
……

【所以,鸢,你要是起来道歉,我就原谅你^V^】
【快说啊!我已经等了一个月了。】

松阳

你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是什么呢?
你抚摸着胸口狰狞的疤痕,奇怪地问松阳。
【阿阳,我感觉好难受。】
【别担心,不要去想它。】
【可是――】
【早点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教银时写诗吗?】
【好。】
松阳托起你一缕长发,温声道。
他细细地吻着发丝,浅浅地笑了起来。

太可笑了,幕府沦亡,公主却与仇人踩着士兵的血土安居乐业

评论(10)
热度(159)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