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夜阑听雨,执伞入梦

银时

每到下雨天,旧伤复发,他痛得咬牙切齿,撕心裂肺,却强颜欢笑故作轻松。

他会经常做噩梦,会蜷缩身体,四肢冰凉,冷汗直冒,嘶哑地说“对不起”。 逝去的同伴,温柔的老师,刀下的亡灵时常在梦中徘徊嘶吼。

滂沱大雨倾斜而下,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伫立。

如果一个人嗜糖如命,是否是因为他的内心苦涩酸痛,唯有甜糖才能麻痹神经,逃避现实。

白痴卷毛,你还有我啊。

高杉

无法原谅自己――他病态地逼迫自己复仇,仿佛那人逝去后他的生命不再属于自己。

他的耳边总是吵闹烦躁,痛苦反复提醒他的过去。

唯有烟草可以毒麻神经,当灰丝涌入肺时,他感受到生命的流逝,内心的自己对自残而产生的愉悦。

高杉晋助的一生只剩下复仇,每当死去一个敌人,他就少了一个活着的理由。

你愤怒地扳断烟杆,提着他的领子,不惜撕破脸皮也要将他扯出深渊。

死矮杉,在我死之前,你必须好好活着。

神威

母亲的死亡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父亲的憎恨,对自己的憎恨,更多的是对亲情的渴望, 将他一把推入血海。

不敢面对真相,用血液遮掩双眼。
无所谓――像他这样的怪物,谁会在意?谁会关心?

微笑是他杀人的礼仪,也是他最后的善良,最无庸的挣扎。

你不是太阳,他也不需要阳光,你只有漫漫长夜,与他相伴厮守。

永生是最动听的诅咒,最虚伪的祝福。

被平民忌惮,被官府利用,被时间抛弃。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人,众人便说他是恶鬼。谎言说了一个世纪变成了事实。

天大地大,却容不下他。
搭一间草屋,你与他一起耕种,粗茶淡饭,简衣烂布。

一百年,是你的全部,一世纪,是他的瞬间,那颗冰凉的心却在那一刻真实跳动。

评论(9)
热度(122)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