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全员】Perfect end(温馨治愈总结)

小人物视角
给小天使们拜个早年。

我叫廿七,是真选组幸存的一员。战争结束了,我们既不是输家,也不是赢家,可喜的是我们守护了江户。

虚倒下的那一刻,我崩溃地哭了出来,这场赌上同伴性命的战争持续太久了,我们早就输不起了。

模糊的视线中,我看见,云雾散尽——天晴了。
正如万事屋旦那所说,我们熬过了黎明前的黑暗,一切都结束了。

一把泪一把鼻涕全抹在了副长的衣服上,副长嫌弃地瞥了我一眼,也沒推开我,他咬着早已熄灭的香烟,慢慢地吐了口浊气,眉目缓缓舒展,那把血迹斑斑的武士刀被他郑重地收回刀鞘。

一番队队长胳膊架着神乐小姐的脖子,两人一拐一瘸地朝我走来,就在我以为队长要给我一个爱的抱抱时,他一巴掌胡在我脑门上,【哭哭啼啼像什么?你连China都不如吗?】

神乐小姐小心地扶着队长,大大咧咧地笑着,眼圈红通通的。

队长没骨折的右腿用力支持着自己,尽量不给神乐小姐增添负担。

我暗叹着两人的般配,忽然身后一凉,转头过去,发现神威君满面春风地透过我盯着队长,越笑越癫狂。

【廿八君,再哭阿银我也笑你了。】旦那靠着新八君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血色蔓延着他白色的和服,着实吓人,我赶忙去扶,【旦那,我是廿七的七不是新八的八,我会很苦恼的。】

【廿七桑,新八的八哪里不好吗?】眼睛推了推新八,一本正经地说。

我吐了吐舌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说起来年糕君是很爱哭呢~】辰马桑抓着他碎掉的墨镜,被砍成两半的手枪,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

我都懒着吐槽他故意叫错的名字了,大家都这么活跃最好。

高杉君被烦得括噪,捅了辰马桑一手肘,烟枪里的烟草早就烧没了,他却执着地叼在嘴里。

【武士是不能掉眼泪的,伊莉莎七。】桂趴着伊丽莎白的头上,与虚的对决中,他的右脚受了重伤。

【得了吧假发 ,在私塾的时候,你每次被高杉欺负都会哇哇大哭。】旦那丝毫不顾情面地揭老底。

【不是假发是桂!银时你每次被鬼吓到都抱着老师不肯放手,哭得老师都湿了。】

【哼,银时,当时我给老师洗和服时,你的眼泪臭气熏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金时爱哭啊。】

【唉~我一直以为晋助最爱哭呢~每天躲起来偷偷哭 (^▽^) 】 神威君脸都快笑扭曲了。

【乳臭未干的小子想法就是幼稚。】高杉头上蹦出一个井字

【喂喂矮杉~你的身高似乎和他一般高啊】旦那笑的快背过去了,我都扶不住。

什么啊——看来是我想多了,还以为他们会被松阳先生的事所影响。

松阳先生与虚同归于尽,身体炸裂的瞬间,他回眸一笑,轻轻地道别,轻松地仿佛在说天气好。

那声【再见】为他们的过往,他们的回忆,那座松下私塾拉下帷幕。

繁华散尽,落花归尘。一个盛大的故事却结局匆匆。

joy4曾经一度闹翻,知己陌路,刀锋相对,
如今却能够欢乐互相调侃,互相搀扶,共谋未来。

旦那似乎从对老师的愧疚中走了出来,轻松地放下,随意地谈起。

人神惧怕的白夜叉走向在灰色记忆的角落,
懒散温柔的万事屋银时在众人的搀扶下,迎向阳光。

局长虽然被毁了容,但那张狰狞的面孔却打动了阿妙小姐的心,第一次——阿妙小姐主动拥抱了局长。

信女小姐直面异三郎先生的牺牲,暗灰的红瞳第一次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德川公主担负重任,在茂茂公的墓前含泪起誓,在厅长的扶持下主持大局。

神威君与星海坊主和解关系,坦然母亲的死亡,承认了笨蛋妹妹。

血修罗合上干涸的双眼,再次睁开时湛蓝一片。

远方,晨曦在浓稠的天空中耀眼闪烁,万物晃荡成一匹光影交织的锦画,金色的飞絮承载着喜悦飞向江户的每一个角落。

我不敢说我们走的每一步都精致完美,亲手弑师也好,叛亲众离也好,但至少我们都不曾为过往后悔。

结局将至,欢笑泪水都将化作残忍的终章。

但我想,我们的故事从未结束。

你在,我们就在。

评论(6)
热度(62)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