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烽火狼烟,共赴生死

下一篇开车

银时

如同银色的闪电,他腾空而起,不等敌人的面色惊诧,有力的手腕一转,刀光极速闪过,尸首两地。

他一脚踹在尸体上,再次在空中跃起,随机灵敏转身。

身前的偷袭者似乎抓到了机会,就在这时。

下蹲,侧滑,腰肢扭转优美的弧线,右手蓄力,拉满弯弓。
你射出锋利的箭,穿破时间,准确击中偷袭他的天人,鲜血四溅。

身边血流成河,尸野遍地。
你与他,相视一笑。

【干的不错,不过比阿银还差一点。】
【得了吧,自恋卷毛。】

高杉

【你是叛徒?】
【晋助你信吗?】

晋助锋利的刀尖搭在你的脖子上,修罗的气场顷刻爆发。只要他想,你便一命呜呼。

你笑着微扣扳机,枪心玩笑般对准他。

【砰――】金色的子弹迫不及待地出膛,那尖细的弹尖热情地撕裂晋助身后天人的左眼。

【哗――】,同时间,他的长刀刀锋一转,狠狠刺透你身后间谍的胸膛。

【哼,你要是天人的奸细,天人就该去医院看脑子。】
【总督所言极是,作为天人的敌人,我先帮他们开开脑子吧。】

辰马

长刀出鞘,他碧眼微眯,后脚发力,冲入敌群。

直捅,划割,侧削。
武士刀被灵活地转动刀面,每一次舞动,必定引起腥风血雨。
救世主般奔向被围攻的同伴。

一颗灰色的子弹,带着刺耳的嘲笑,向辰马的手腕射去。

一点点接近,预示着噩梦的诞生。

【咚――】一把匕首带着细小的锁链从天而降,拦下子弹,你俯身冲刺,手臂一缩,拽回匕首,愤怒甩向袭击者。

【哈哈哈,麻烦xx了。】
【白痴,要是被打中了怎么办!】
【这不是有我老婆帮忙吗?】
【无理取闹。】

你嘴上抱怨,却信任地将背后交给他。

你从腰间掏出小型炸弹,头一歪,叼出保险栓,潇洒地吐出。

纵身一跃,在天人愣神间,将炸弹塞进他们肥大的嘴中。

保险栓落地的瞬间,天人被炸的血块崩离,面目全非。

前面的敌人愤怒地冲向你,突然,你勾腿蹲下身,身后的小太郎踩着你的背猛一前跳,狠狠劈向敌人。

尘埃落地,你缓缓拔出太刀。

与他背靠背并肩相依,面向将你们包围的天人。

【不要死,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评论(6)
热度(130)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