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松下私塾(二)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快夸夸我(bu,你在说什么?)

顺序为:
胧 (小奶狗)――骸(小狼狗)――松阳(老狗逼)

本篇私设你为大师姐,平行世界:众人逃脱天道众

宁宁有一张包子脸,却不苟言笑。

每天追在你后面,求你指导剑术。当你握着他的手矫正姿势时,他的耳根烫的冒烟,走路同手同脚。
他有一头软踏踏的灰色长毛,别扭地拒绝你撸他的毛。

每当你喊“小胧胧”时,会羞的几乎跳起来,警告般凝视爆笑的银时一伙。
再一本正经地纠正你的称呼,自己却不满足于“师姐”的敬称,私下里偷偷尝试喊你的小名。

他总是主动承担家务,偶尔会让你撘把手。坚决不让你洗他的裤子,联想起梦里的景象,掩饰般自己洗裤子。

身上有伤从来不说,总是半夜爬起来涂药,不愿让你担心。

似乎没有喜怒哀乐,一天到晚面无表情,只有在你面前像是个会动的“人”。

他像是兄长般宽恕你的一切,每当有危险都会将你护在身后。

每日三连问
“爱是什么?”“我能爱师姐吗?”“师姐你爱我吗?”

当你承诺“我最爱骸”时,她灰暗的双瞳总会闪烁着满足细碎光芒,嘴角微微勾起。

超级黏你,睡觉洗澡时喜欢搂着你的腰,会在你睡着时亲吻你的眉心。
扮猪吃老虎。剑术上有超凡的天赋,和银时打得难舍难分。半夜偷吃银时的甜点。却会在你面前平地摔,在银时鄙视的目光中要你摸头安慰。

你认真地教她写字,她刻苦练习,写的最漂亮的作品是“永远在一起”。

吉田松阳

老顽童,总能与孩子玩到一块,一起犯傻。

竟然有一次下雨天带着银时他们去爬山,回来时就他一个浑身是泥,被你骂的狗血淋头。
却不恼不怒,笑着看着你气呼地为他放洗澡水,抚摸你的头,温柔地说“谢谢”,一个暧昧的吻落在你的耳边。

你上课带头打瞌睡,被他罚留下背诵诗词。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你昏昏欲睡地答道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无边春色君休问?”他微微眯眼,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双眸温情似水,直直地注视你。

“不如怜取眼前人。”你随及应到,似乎什么都没察觉到。

答完你便跑去玩了。
只剩他一人留在居室,背后的影子扭曲变化,双瞳赤光一闪,“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评论(17)
热度(122)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