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松下私塾(末)

秉持发刀致富的坚定理念(别别别打我)

主写joy3;(二)是平行世界番外。

正文

【先生,她很重要吗?】

【大概吧,我记不清了。】
一声轻叹吆着白气,飘忽不定,醉醺醺地融散在腊月冷冽的寒风中,轻描淡写得似乎从不曾在乎过。

坂田银时

像是一个童话,开场繁华盛大结尾却匆匆萧条。

拼命跃起拥抱背影,却什么都不剩,落地的疼痛狰狞地撕开幻想,血淋淋地面对真相。

鲜血溅入他的双眸染的咸腥赤红。

天地瞬间猩红一片,什么都听不见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只是呆滞地望着你失去支撑的躯体,最爱的长发被烧焦,黏在伤口上,与乌黑的瘀血融为一体。

脑子轰隆隆的像是要炸开,双腿麻木得感觉不到痛苦。
【xx!!――】
【别睡!千万别睡!我求你了!】
【睁开眼好不好!?】
【我――我答应你!我不嘲笑你了,也不抢你的布丁了,你睁开眼好不好!?】

你抿抿嘴唇,欲语泪先流,手颤抖着想要抚摸他的侧脸,最终却无力地落下。

白夜叉紧紧握着你垂下的手,蜷缩着用力抱住你,仿佛拥抱着整个世界。泪腺干涸的酸痛苦涩,他收紧手臂,执着地跪在地上。

那个曾经敌我俱畏的战神,此刻却像个幼稚的孩子,一个失去珍爱之物的孩子。

不知跪了多久,他麻木地抬起头,突兀地笑了起来

早就习惯了啊,昨天还在谈笑的同伴转眼变成冰凉的尸骨。山田也好,邵木也好,你也好,还有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人。

口口声声承诺“永不分离”,却总是违背誓言,留下他一个人。
他,坂田银时,一生最恨没有信用的人!

冰冷的雨水滑过脸颊,却不能在暗灰的红瞳中激起一丝波澜。

滂沱大雨倾泻而下,他独自一人跪在雨中,不知所措。
能为他撑伞抹去泪水的人早就不在了。

这场战争,他无心再斗。
那把染血的真刀留在墓碑前,他提着你亲手题刻的木刀,消失在大雨之中。



高杉晋助

【最近队伍整治如何?】
【经费还剩多少?】
【新队员训练了吗?】

你抿了抿嘴,没敢答应。他不耐烦地敲着烟杆,幽绿的双眼死死盯着你。

浓厚粗糙的烟从嘴角吐出,他不熟练地抓着烟杆,生涩地咳嗽不止,咳得撕心裂肺,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左眼剧烈刺痛,他死死咬住牙关,痛苦地弯下腰。

[够了,晋助,别折磨自己了。]你紧张地想要夺过烟杆,手却穿过他的手。透明的手指在阴暗中忽明忽暗,泪水夺眶而出。

都忘了,你早不在了。
偏偏你的灵魂留了下来,惩罚般望着他一点点崩溃,一点点麻木。

【为什么不说话!?咳咳咳――回答我!】
【把眼睛给我睁开!】
他激动的拽起你尸体的衣领大吼,指甲在手掌挂出血痕。

光暗交织,晃荡扭转。
他送你的太刀落在地上,清脆的响声似乎在嘲笑什么。

【你放心,这次失败不是你的错。】

倏然,他安静下来,修罗浴血奋战的气息戛然而止。
仅剩的右瞳垂下眼帘,温情旖旎,他轻柔地抚摸着你的面庞,仿佛在与情人谈笑。

【我什么都没有了。】
【老师走了,你也走了。你们什么都没做错,是我指挥不当,是我来晚了,是我太无能了。】

【我会复仇的。我会让幕府陪葬,让天人陪葬,让那个无能的高杉晋助陪葬。】

【所以,你和老师在那边等我好吗?】


桂小太郎

十年前,你陪他跪在桂氏家族的墓前,领悟将军精神。
十年后,他伫立在你的尸体旁,混沌迷茫。

以退为攻,扭转大局,保全人员伤亡,他及时的撤退拯救了两队人马。欢喜庆祝之时,却传来你死亡的噩耗,高高举起的酒杯摔碎在地上。

为了保护主力军,你所在的小队殿后,全军覆没。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不记得自己打翻了多少酒瓶,不记得银时扶着你的尸体说了什么。

他的理智在看到你尸体时彻底断掉,眼前混沌一片。
银时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歪了歪嘴角,却感觉不到一丝痛苦。

他跪在地上,乌黑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神情。

【是我做错了吗?】

在松下私塾,你总是鼓励他,大局为重。
在攘夷战场,你总是陪伴他,安抚不安,。

当你听到撤退消息时,由衷地为小太郎的决策高兴,至死嘴角都带着笑容。

身为将军,应该最怕死,不能意气用事。
他的畏惧,换来了可怕的骸骨。

倘若他做对了,你却被活活害死。
倘若他做错了,千百个战士却都活了下来。

他跪了一个晚上,双腿麻木到无法站起。

狂乱的贵公子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单枪匹马杀入敌军,刀法凶悍狠毒,令人闻风丧胆。
攘夷战争结束后,率领激进派武装人员活跃在江户后期。

评论(2)
热度(124)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