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日晚倦梳头(温馨治愈)

我觉得标题起的特别好,一语双关(喂)

坂田银时

将他略长的卷毛挽起,用皮绳勉强扎一个小小的马尾。蓬蓬乱乱的,像是一个小球球别在脑后,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蹦蹦跳跳。

皮绳上的小草莓装饰,喜感的融散他战斗时的戾气。

有意无意地告诉他人,他是万事屋阿银,而不是白夜叉。

他嘴上抱怨发型孩子气,却老老实实地留长头发。看着你偷笑的模样,不怀好意地揽过你的肩膀。

马尾撒娇般蹭的你脖子痒痒的,一个吻落在你额头上,舌尖细细地舔着皮肤。

【我为了你都不要脸了,老板娘不应该给点补偿吗?色诱,肉偿都可以~】




高杉晋助

整个江户也只有你敢在他的头上编麻花。

夜晚的江户萎靡繁华,冷艳的似是大梦一场。他倚着画舫,虚无缥缈的烟丝与金蝶和服,称的他冷峻的面庞死寂颓废。

【一个……两个……三个……】你嬉笑着数着自己的杰作。

他无奈地低着头,好让你发挥才能。烟杆被你没收到别处。

那些翘起来的麻花辫给他添了几分生气,他嘴角尽是无奈好笑,勾起腿手腕撑着下巴,幽绿的双眼微阖。

你满意地弯了弯眼角,此时此刻的他,没有复仇的执念,没有恼人的烟雾,仿佛回到了私塾时的小孩子――傲娇可爱。

你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回原来的他,
但是,这几年,他戒烟了。




土方十四郎

荆棘小鬼,像是一只刺猬浑身是刺,一脸嫌弃不情愿的让你束发。

墨黑的长发有些毛燥,你尽量小心梳滑。他一声不吭,憋着头,烟蓝色的双眼却不老实盯着镜中的你,视线随着你的动作移动,。

手指无意间触碰到耳尖,他唰的一声站起,掩饰耳尖的粉红,一把夺过梳子,在你不解的目光闷声吼了句【谢谢。】

一路小跑到道场,左手拽着你碰过的皮绳,面红耳赤。

一种心动刺激的未来的鬼之副长不知所措,以至于他总会下意识的摸摸耳尖。



吉田松阳

你爱他高高梳起的马尾,浅沙色的长发微微披肩,瀑布般抵着背,温和中带着几丝生气。

他在干活时会扎起长发,你的眼睛瞬间发光,他无奈地蹲下,让你开心地撸毛。

【老师以后都扎着辫子好不好?】
【好哈,如果你听话,老师就让你亲手扎辫子。】

你趴在他的背上,指尖顺着发丝滑溜。他无奈地笑着,眸子里都是温馨。

……

【……老师?!】

虚掐着你的脖子,散发沾染着鲜血,皮绳被一刀划断。
他笑着收紧手指,【扮家家已经结束了,蝼蚁。】

你被掐的窒息缺氧,意识模糊地望着他染血的长发,对啊,老师早就不在了……



冲田总悟

扎着马尾的他,与三叶太过相似。

他呆滞地望着镜中的人,不好的回忆一闪而过,他神色晦涩,死死地捏紧双拳,咬破嘴唇。

你拥着他颤抖的肩膀,缓缓道【阿总抬头看清楚,镜子里的究竟是谁?】

他失神地昂头,镜中的人有着婴儿肥的面庞,赤红的双瞳闪烁着少年人的生气,眉宇间是不可一世的戾气。

并非她,也不是她。

【阿总就是阿总,是我的男朋友。】

他咧咧嘴角,释然挑眉,【笨女人,这点我知道。】




评论(7)
热度(257)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