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同桌的你

我的三任同桌本人了。




神威

一个学期都很少见到他,每周一节体育课却从不缺席,惯例地表演一场单方面碾杀的篮球赛。
赛后总会以皮肤蹭伤为由,无视 真·受伤·鼻青脸肿·我为什么要打篮球·队友,心安理得地要求你为他贴创口贴。

极护食,谁敢碰他的便当就完了,除了你。
热衷于喂你吃小香肠,在你张大嘴空等着时,将香肠送进自己嘴里,狡猾地笑。

每当你要找他时,脚边桌上总会出现一张纸条,“想找我的话,就大喊一声‘神威哥哥’。”
宁宁一直偷偷关注着你,却不肯露身。

在你无奈喊出时,一张笑眯眯的脸会突然出现在面前,轻松地将你单手提起,呆毛开心地抖节奏,他微睁湛蓝的双眸,“你威哥在呢~(^v^) ”

爱打架,爱挑战强者,更爱揍欺负你的人。无论男女,只要欺负过你,当天必定会鼻青脸肿地道歉。

从不带你到打架的地方,他在帮派私下里规定:xx是神威的女人,所有人都不能看,不能碰,不能想。

踩入泥潭肮脏的人,只要他一个就好了。
你只需要乖乖被他托举抱起,安然无事地走过一切。








冲田总悟

在你的桌边画了条三八线,每周都有变动,经常是形状诡异刁蛮的三八线。
一脸无辜地引诱你超越三八线,然后阴谋得逞的惩罚你——有时是捏鼻子,有时是学狗叫,有时是为他系领带。

成绩稳列年级前十,经常嘲笑你傻瓜。在大考前都会主动甚至抓着你进行系统复习,认真地辅导重点题。

爱嚼泡泡糖,偷偷鼓起一个打泡泡凑到你耳边,用力吹破,吓得你从椅子上跳起来。
弹橡皮的专家,每次都能准确弹到土方的脸上。

知道你付出的努力。讨厌别人对你说三道四,哪怕只是一个字,他都会阴着脸踢翻那人的课桌,【春天到了,某些没脑子的家伙又发情了。喳喳喳喳吵死了。】

肩膀并不宽阔,却能将失意痛苦的你搂入怀中。
【蠢女人,别哭了,再哭就更丑了。】






坂田银时

不良中的优等生。不会主动招惹事端,颓废时像极了废柴大叔,终日无神的双眸只有在看到你时,才会感兴趣地瞪大。

夜里熬夜打游戏联赛,白天半倚着你呼呼大睡,中午睡醒了,一边嚼便当一边听你讲日常,软乎乎地像是一只卷毛娃娃。

偏爱草莓牛奶,喜欢偷喝淡淡的清酒。
很头疼自己的天然卷,曾报废过三台烫发机,直到遇到你的那句“卷毛很可爱”,才摊手放弃。

剑术全国冠军,跆拳道黑道,似乎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偶尔会露出落寞的眼神。
指导剑术时,手指抚上你的手,人体的温暖脉脉涌来,令人心跳加速。

大男子主义,却又极尊重你的想法
喜欢摸头杀,将你整个人拥在怀中,

“阿银我啊,只要你就够了。”
“你要是成绩好,我就努力陪你上好学校。”
“你要是成绩差,我也养得起你,还能带你认识几个铁哥们。”

“所以啊……不要强迫自己做不愿意的事。”







土方十四郎

正经禁欲的学生会副会长,成绩与隔壁帝光中学的赤司会长有的一拼。

力致于在你面前保持好的形象,对待工作认真严肃,经常在你的报告里挑三拣四,看到你受伤的表情,会急得瞪大眼睛,干巴巴地安慰:“虽然有失误,但总体有进步。”

私下里偷偷吸烟,蛋黄酱爱好者,总是偷偷打听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当知道你喜欢卷毛时,气的跳起来,第二天不情愿地顶着一头卷毛上学。

似乎曾经有“荆棘流氓”的称呼,有一个疼爱他却远在他乡的哥哥。

特别粗心,总是忽视你对他爱慕的目光。
特别细心,总是小心翼翼地处理别人送你的情书。

桌角偶尔触碰到双手,会耳尖泛红地触电般收回手,强装镇定地扯开话题。

直到听到你的表白都不敢相信现实,

“我以为像我这样的糟糕的人,你不会喜欢。”






……没了











真没了……















不后悔?







廿七年糕桑

她有些迷糊,总会把你的作业本收到自己包里。
晚上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送作业本,抱歉地90°鞠躬,你的作业页脚却被她调皮地画上小红心。

极爱吃糖,每十块糖果里就有五个为你准备。
抽屉里是不重样的零食,大大的垃圾包放在地上。

谈起话来停不下来,讲着讲着又会突然停嘴,悄悄观察你愿不愿意听。

身为体育课代表,每次800米测试都会牵着你的手,陪你跑完全程,全然不顾体育老师的斥责。

有时会躲在墙角吓唬你,却被你的先发制人吓到双腿哆嗦。

收作业时,替老师数作业时,都会虚报数目,掩盖你犯下的小错误。

别误会,这可是一只小刺猬。
对于调戏你的不良,一奶茶扔对方脸上,毫不畏惧地拔出包里的小刀,恶言警告。
对于老师给你的极端批评,会气的朝老师发火,大声斥责,说到老师脸红才罢休。

她喜欢穿大人成熟的衣服,却不准你穿超短裙。

“啊啊~我就是这样讨人厌的死丫头,不学无术,黑历史无数。”

“而且啊,我还特别个人主义。”

“但对待你,我会用心守护。以上均不成立。”

“所以,和我做同桌好吗?”


















评论(26)
热度(365)
  1. 二大廿七 转载了此文字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