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总悟病娇)单翼之蝶

 @大风吹的柠檬渣 小天使点的梗,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严重ooc警告!!微量开车!!

写完感觉我都快变成病娇了(笑)








正文


如何留住一只蝴蝶?

撕去双翼让她匍匐在肮脏的泥土上?或是用毒药让她沉眠于标本集中?

不,都不用。


只需用银针刺破她的单翼,让粗糙的毛线束缚她的自由,苦苦挣扎,恸哭自蔑,直到臣服。


                                                                                          ——题记



总悟倚着粗糙的木屋,毛毛躁躁地木屑刮红了他白皙的脖颈。

夏日的炎热与汽水的清凉一同沸腾,和平鸽洁白的羽翼边缘隐隐焦黑,烧的他内心烦躁不安,紊乱的视线中似乎又出现了那只水青色的蝴蝶,想要伸手触碰,却又在指尖消失。


又来了!总是无法触碰!那只水青色的蝴蝶无数次在他的梦里出现,引诱着他去拥有,却又嘲笑般消失踪迹。


缩回无奈的手,狠狠砸在胸口。总悟咬紧牙关,赤红的眸子涌动苦恼无措。


水青色的蝴蝶.......为什么一定是水青色?


【总悟君,执行任务要注意保护自己,留下伤疤会很难看的。】

曾几何时,你笑着为他敷药,你水青色的和服倒映在他血红的眸子里。




【总悟君,抱歉啊,我现在有事,之后会打电话给你的。】又有多少次,你歉意地躬下身,随后转身消失在他的视线。就像那只梦里的蝴蝶,无情的离开他。

捏紧菊一文字的刀柄,他伫立在原地,红眸死水般凝视着你的背影。就像梦里那般,无力阻碍你的离别。


为什么?不去留下她?冲田总悟!为什么不留下她!?


似乎是梦魇,又似乎是魔障,每当他发呆时,那只水青色的蝴蝶就会悄然而至,再愚弄般兀自消失,空留他自责无能为力。




不是没有去追求,试图抓住蝴蝶的羽翼......


冲田总悟一向热爱恶作剧,好强而又固执,年级偏小的他,眼睛似乎一面镜子,总能轻易摸透他人的性格软脚。

他一直很清楚——坂田银时骨子里的冷漠痛苦,土方十四郎对三叶的挣扎无奈,神乐对家人病态般的固执扭曲。


他也很清楚——你看向他的乌黑眸子里,有过惊喜,有过关心,有过失望,有过期盼,却独独没有眷恋,没有渴望,没有奢求。那温柔的目光总是短暂地略过他,从未真正停留注视。


他更清楚——你看向万事屋老板时的小动作,你有意无意地制作甜点,你刻意停留在那家甜品店,给银时赊账时的无奈与小小的欢喜。


无数次在梦里他驻足放弃,任那只水青色的蝴蝶温柔地飞过他肩膀,直至奔向别处。


无法挽留,无法拥有,痴人说梦。







想要忘记,想要逃避,可是......


【总悟君!如果你再这样放弃自己,我就揍你揍到你醒悟!!】沉浸在失去亲人痛苦中的他被你一拳打醒。你拎起他的衣领,【别再惩罚自己了,如果心里难受,就说出来。】

既然无法给予他光明,又为何要施舍给他温暖的救赎。



【呐,xx,陪我一阵子好吗?】总悟突然笑了,将你狠狠拥入怀中,像是个偷吃糖果的孩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伸手抚摸着他的背,安慰般轻轻哼拍。

只感觉腰间的那只手收的越来越紧,他的胸膛一起一伏似乎在笑什么。

埋在他怀里的你没有看见他眼里的疯狂与固执,也没有看见他死死捏紧你青色和服的衣角,更没看见他对着黑暗,一字一顿地做着口型:“抓住你了。”


那夜梦里,他看到自己抓住了蝴蝶的凤尾。





【总悟君,这是我新做的甜点,不可以用它去骗土方先生哦。】你提着蛋糕盒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嗨嗨。土方先生只要吃狗粮就足够了,蛋糕还是由我来效劳好了。】他接过蛋糕,看着你的笑容,红瞳眼底浸透了冷意。


最近旦那要过生日了,所以这个蛋糕是试验品吗?可真是温柔呢。

第二天,万事屋的垃圾桶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被踩坏的蛋糕。






【总悟君,我来了。】你套着他送的水青色外套,小步跑来。【来的真迟,吃吧,今天我拿了土方桑的钱包。】他晃了晃左手中的钱包,右手提着三色丸子,踱步走向你,


【诶,好。】你接过丸子满足的吞咽。


他靠着木屋粗糙的表面,红瞳死死盯着你的一举一动,隐藏于黑暗中的他,只有那双赤眸散发着危险的光芒,无神黯淡,隐隐藏匿着兴奋与欢喜。

他弓着背,嘴角轻轻勾起,似是一头食髓知味的幼狼,惺惺假意地收起尖甲,轻松哄骗无知的猎人走入无法挣脱的牢笼。


那包迷魂散的药袋被他随意丢在下水道中,挣扎漂浮在肮脏的水面上,似是一只落水的蝴蝶。






眼睛——你呆滞地被迫承载强烈的欲///望,生理欢愉的泪水几近干涸。曾经满是期盼的眼睛终于流露出他欣赏的情////欲,终日凝视着他。


背脊——干净白皙的背脊满是粉红的咬痕淤青,腰侧被小刀刻下“冲田总悟所有。”


双腿——一开始会被脚镣捆住,后来再也无法站立,只能无力地挂在他的身上,。


咽喉——被调//教的只会呻吟,或是在他的耳边复述他教的情话。


心脏——被逼只会为他跳动,鲜血淋漓,只容得下他一人。




蝴蝶——又是那只水青色的蝴蝶。


只不过那只蝴蝶再也无法离开他,那根粗糙的毛线牵扯着她的羽翼,她拼命挣脱,却被一把拽回。


挣扎着落在冲田总悟的肩上,不能再起飞跃。




                                                                           -end



————————————————————————————————


解释一下:


单翼之蝶:单翼是因为总悟最终没有得到你的心,蝴蝶的两只翅膀,一只代表自由,一只代表真心。他得到了自由,失去了不可能得到的真心。

你对总悟是仰望期盼,是那种对英雄偶像的崇拜,不会去恋爱,也不会一直陪伴他。你对万事屋阿银抱有单方面爱恋之情,在追求银时途中,无意间付出的关心呵护煽动了总悟的梦魇。


总悟的挣扎是指,他曾经放弃过执着,但是天生的好强,让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不如银时,为何无法挽留你。固执又似一把火彻底点燃了他的梦境。

失去姐姐的痛苦似乎打垮了他,你又偏偏鼓励安慰他,几乎成为他唯一的救赎。

无法得到救赎,却又渴望救赎的想法逼他走向邪路。


他对你可以用四个词概括:


无法放弃  无法忘记 却又 无法挽留 无法拥有。










评论(19)
热度(152)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