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违心话与小冒险

 @万事屋老板娘--坂田离 阿离离点的肯德基豪华午餐已到账❤

 @忧愁就叫 小可爱点的joy4


严重ooc警告

时间流水线警告,“你”设定为不老魔女。











正文


【松下私塾的场合】



早春的樱花醒了,浅粉色的花瓣柔软嫩新似乎能融化在微寒的风声里,捎去几分喜人的阑珊春意。

这样美好的日子怎么能不洒脱调皮呢?


“小桂桂,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你笑眯眯地坐在桂的对面,看着他冷汗直下,松阳老师跪坐在你身旁,眉宇间藏匿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银时顶着因为大冒险而被你别上的大蝴蝶结,踢着因为再次大冒险被你套上的爱心袜子,穿着粉红色裙子,神情狰狞地盯着假发,【啊啦啦,假发是女孩子嘛?!刚刚给我起哄不是起的很开心吗!?我今天一定要扒了你的毛!!!!银桑的面子啊啊啊!】


高杉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几步,暗叹师门不幸,翠眸不着痕迹地瞥向你,畏惧地咽了口口水。


【我.....大冒险】桂抽了抽嘴角,【身.....身为武士,怎么能畏惧此等考验呢?】

【哦~?】你掐媚一笑,从身后异次元空间掏出了一套华丽的女士和服,【来吧,小假发~哎,你别跑啊!站住!——银时抓住他!一雪前耻!】


【羞辱我的难道不是你吗!?】银时头顶井字朝你吼道,他钳住桂的肩膀,温柔似水、含情脉脉地说,【假发,阿银我今天给你上一节重要的人生课——身为武士要学会同甘共苦。】


【老师救命啊!你可爱的徒弟就要被谋害了!】桂的手死死拽住松阳的衣角,你和银时提着桂的脚往房间了拖。

【松手吧,非你莫属。】高杉冷笑着将松阳老师的衣角从桂的手里夺走。

【高杉你绝对是报复我比你高!!小杉,你太让妈妈桑失望了!不孝子!】

【叫谁小杉呢?恩?】高杉一脚将桂揣进了房间。



【嘭——】房屋门刷的一下合起,里面不时传来挣扎求救声,偶尔会有一只血淋淋的手从房间里探出又被残忍拉回。

【老师,这杯茶淡而不粗,有茶叶的清香。】高杉轻抿了一口茶,平静地放下杯子,置身事外,如果忽略他脖子上被你挂的皮皮虾项链。

【啊啦啦,晋助眼光不错。】松阳淡定地往杯里加水,置身事外,如果忽略他被你涂上紫色魅惑指甲油的十指


........

【老师为何....不选真心话.....】

【晋助有所不知,如果选真心话,xx一定会问你你有几根腋毛的。再刁难的便是问你,男朋友和妈妈同时掉到水里先救哪个。】松阳微微一笑。晋助被水呛得上气不接下气。


.......

【老师,皮皮虾为何物?】

【我也不清楚呢,大概是某种战斗生物类似野兔,其实我还想知道xx哪里来的指甲油,今天晚上可要好好问问。】


......

【老师,桂会被怎么样.....】

【不用担心——xx是有分寸的,我很早以前就看出小太郎有天分了。】松阳用有紫色指甲的手捋起长发。

【老师.....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


突然,门被大力拉开,里面似有金光闪烁,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娇小可爱,温润如玉,轻柔的腰肢盈手一握,妩媚一笑倾人城。【哈哈哈哈哈哈!!!!】银时笑的前俯后仰,卷毛上的蝴蝶结都笑掉下来了,【假——假发,你就知道你特别有天分!!】


桂木着脸,呆滞了好久,突然发现了什么癫狂地笑了起来,原地转圈,扭头偏向你,愣愣巴巴地说【xx殿,觉得我好看吗?】


【当然好看!】你蹲下身与他平视,【小桂桂是天下最可爱的,银时只能排第二。】【xx殿!——】桂将头埋进你胸里,鼻涕眼泪一大把。他的手紧紧扣住你的腰,脸颊不经意间蹭揉着,嘴角微微扬起。忽然,他偏过脸,左眼挑衅地看向银时一众人,似乎发出了一声嘲笑。


【啪——】松阳老师捏碎了茶杯。


【啪——】高杉扯坏了皮皮虾项链。


【啪——】银时扳断了蝴蝶结。


【xx/师姐/老太婆,我有话和小太郎/桂/假发谈谈——谈什么?——交流心得。】


【救命啊!抢夺民女啦!!!】桂挣扎着从房间里爬出,又被银时三人拉回了房间,【xx桑!!救我啊!】


你不明所以然地喝着茶,暗叹自己欧气十足。

屋外一只粉嫩的樱花被三只鸟一脚踩碎。










【攘夷时期的场合】


正值胜春,樱花如雨,每一丝柔情蜜意都稳妥地落在人们的心上,军营无聊单调的生活也颇添几分乐趣。


【来嘛~~小杉杉。】你叼着pocky棒,满面春风。


“井”高杉瞪着翠谋干看着你,身后鬼兵队的士兵疯狂起哄,‘副总督快拿下高杉大人!!’‘大人加油!!’‘总督不要害羞嘛~!!’‘高杉你个死矮子!——’


【谁喊矮子的!?】高杉恶狠狠地瞪过去,一眼就瞧见混在鬼兵队里白卷毛,【哼——】挑衅的瞄了眼羡慕嫉妒恨的银时,高杉发出一声冷哼。


这时的高杉晋助还不是多年后一本正经耍流氓的江户恐怖分子,他的眸中尚有几寸青涩的情丝。扶正你的肩,薄唇刚刚触到巧克力棒的一端,一把长刀无比精准地斩断巧克力,从两人间穿过,险些划破高杉的嘴角。


【啊哈哈哈,大家在玩什么呢!?竟然不带我,小晋你太过分了!】被银时带来的辰马笑眯眯地凑了过来。


【喊谁小晋呢?辰马,你怎么来了?】高杉不动声色地挡在你面前,颇为不爽。你看着最后一根巧克力碎了一地,心疼自己的零花钱。


【为了给矮杉同学鼓励,阿银我大发慈悲领过来的。】银时从辰马背后探出头,笑的猖狂欠揍,赤眸中的挑衅与得意不言而喻。【老太婆,矮杉一点意思都没有,要不要和阿银去逛集市?仅限今天哦~】


【集市吗?——阿银你不会骗我吧 ?】听到集市,你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骗没骗你,跟我去一趟不就知道?这么贪吃会养肥的。】银时无奈宠溺地望着你,伸手抚乱你的长发,却又耐心地帮你将发丝别在耳后,指尖在拂过耳畔时刻意暧昧地停留了几秒。


【啊啦金时超无趣的,xx桑要不要和我去参观宇宙飞船?】辰马不动声色地挤开银时的手,看似随意地拍了拍你的肩。【或者去夜晚的星空,我知道有个好地方风景很美。】他微微俯身,一口热气喷洒你的脖后,刺激的你一个哆嗦。


【喂,你们两?!欠打?】高杉挑眉,咬紧牙关,只差一拳揍在两只卷毛脸上,暗恨没有告白只能公平竞争。

他抬起手腕,勾了勾手指,似乎想要说什么,你不解地眨眼,朝他小跑过去。他轻轻戳了戳你的鼻子,笑骂了句“白痴”,平日冷漠桀骜的翠眸里闪烁着你看不懂的情愫,只觉得他那句白痴骂的无比亲切无比温暖。


倏然,一只手揽过你的腰,将你腾空拥入怀中,他无比亲密地蹭蹭你的头,【xx殿,我在小镇里瞄见一件超漂亮的和服,能帮我去看看嘛?】“闺蜜”小太郎正对着所有人,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似乎在说什么军事大事。【小桂桂调皮——】你没有挣脱,只当他像小时候般撒娇,笑着戳了戳他俊秀的脸,你蹬了蹬腿,小太郎才肯放你下来。



此刻气氛似乎凝固住了,四人僵持着将你围在人墙中,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队——队长——!有情报了!!朝离城的廿七城主和素离军师愿意无条件为我们提供资金和援兵!!】


小兵兴奋地冲了进来,喜悦冲昏了头脑,以至于没注意路,被辰马之前丢的刀狠狠一绊,依着惯性向前扑去,【咚——】的一声撞到不远处的高杉。



时间似乎在刹那间静止,一帧一帧地拨调,慢到能让人听见暧昧的心跳声,听见血管舒张的声音

你不敢相信地睁大双眼,他的脸越来越近,那双幽绿的眸子涌动着的情愫吞没了你的恐惧。


不算温暖,不算太甜,但似乎为他私人订制。

温软的触感附上薄唇,仿佛春潮的融雪,舌尖几乎迫不及待地调皮地悄悄舔过你的嘴角,少年的青涩又大胆的吻伴着阵阵心跳,把你吓懵在原地,连他离开时的扬起的嘴角都不曾瞧见。


【快来人啊!!白夜叉和总督打起来了!!】

【不好了!白夜叉和嗓门很大的人也打起来了!!】

【桂先生!你不是和事老吗?!怎么也打起来了?!】



谁还记得,这只是一场真心话大冒险来着?

远方的朝离城城主:喂喂喂,攘夷队的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微笑的素离军师:阿七七乖,再耐心点.....厨房里的布丁快好了....







【江户时期的场合】


暮春的樱花不再繁盛,不再有众多的酒客为之欣叹。却也毫不凄婉,岁月如歌酝酿了它的韵魅,成熟的盛态引得蝶乱蜂狂,又是一阵狂躁。


【卷卷毛,我....我错了ヾ(。`Д´。),放开我啦.....】你背后直冒冷汗,银时将你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谁会知道当年调戏别人的欧皇有一天会沦落到非洲酋长,连输给joy4。


【老太婆,别扭了,再扭小阿银会起火的。】万事屋老板神色自然地小酌清酒,清辣的酒液润的他的薄唇透明性感,他收紧有力的大手,拨弄着你因大冒险被逼带上的的兔耳朵发饰,【在私塾时,你给我带蝴蝶结不是很顺手吗?】


【这一轮的大冒险还没结束呢?】他俯身在你的脖子上轻咬一口,粉红色的印记被烙了上去。

...


【矮杉杉,救命啊c⌒っ゚Д゚)っ】你赶忙投去求救的目光。一直淡定拨弹三味线的鬼兵队总督野狼般的翠瞳眯起,闪过一丝戏谑,紫衣金蝶衬的他越发鬼魅神秘,他慢吞吞地放下琴,嘴角腾起几丝烟雾,一只手将你银时那拽出,【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你急忙吼道。是错觉吗,他得逞地扬起嘴角,【那我随机问几个问题,你回答便是。】


【喜欢布丁吗?】

【喜欢。】


【喜欢老师吗?】

【喜欢。】


【喜欢定春吗?】

【喜欢。】


【喜欢晋助吗?】

【喜欢——哎等等,不是!!我.......喜欢就是啦,别瞪我......】

高杉满意地轻哼,突然掐住你的肩,一个狠厉的吻咬在耳上,牙齿嘶磨着耳畔,隐隐约约听到他舌头扭动的声音,你被刺激的满脸通红。


...


【大木马,我选大冒险,你不会害我的对不对!!】你哭丧着脸面向辰马,他撑着下巴笑了笑,【啊哈哈哈,xx放心吧。】


他褪下墨镜,紫蓝色的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似乎有着猎人的狡黠,他将你抱到两腿上,轻松笑道:【不如xx直接嫁......】


话未说完,三根筷子从天而降,一根与辰马的耳尖擦肩而过钉入木墙三分,一根以刁钻地角度警告般钉在裤裆前,一根穿破衣角箍在地上。


【啊哈哈哈开玩笑的,xx给我一个吻好吗】不能贪心,抓住心比什么都重要。他笑着小心翼翼地问道。


【哎,好。】你松了一口气,昂起头一个信赖的吻落在他的眉梢,辰马满意地扣紧你的腰肢,将你按在怀里。


...

【小桂桂.....】你对他拼命眨眼示意,他装哑装聋就着正人君子的模样从身后掏出水手服,一本正经地教育【常言道风水轮流转,xx殿,不能逃避责任。】


你苦着脸抓着水手服,一步三回头将卧室走去,恨不得敲死年轻的自己。

门被大力合上,隐隐约约传来衣服的悉索声。


【假发,那件衣服哪来的?】

【是“冷面美人”廿七城主送给我的,不过我记得当时她笑的特别灿烂。旁边的素离军师面色不怎么样。】


....


                                                                                           -end














评论(18)
热度(195)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