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如果你遇见的是我

平行世界:如果当年走投无路时,他遇见了你。

治愈温馨向


正文

是夜,繁星如水,你倚着冰凉的墙壁在紧张的战局中小睡了一会儿,迷蒙之中,你似乎看到了他。




“无家的恶鬼啊,为何要哭泣?
为你肮脏的双手而懊悔吗?为你弄脏的一切而恸哭吗?”

孩子们抓着粗糙的火把四处挥舞,焦焰沸腾着乌烟灼伤他的四肢,他畏惧地蜷缩起脚尖,肩膀痛苦地颤抖,那些丑陋地伤疤遍布全身,血脓不断地鼓起涨破。

孩子们发出了刺耳的笑声,高高举起火把想要丢出。

突然一只手紧紧扼住孩子的手腕,用力地折弯,迫使他松开手,使火把点燃了孩子的衣服,孩子吓得流泪跑开。

你避开伤口,将他揽入怀中,干净的毛毯轻轻盖住他颤抖的身躯,紧紧抓住他冰凉的手。
你直视着他迷茫的赤瞳,抹去模糊的泪水,认真地说道
【恶鬼并不需要哭泣,因为他不必再流浪,也不必再畏惧。欺负他的臭狐狸已经自食恶果了。】








坂田银时

白发红眸的食尸鬼是神话中最恶心最低级的怪物,他们丑陋而又胆怯,注定一无所有。

银时抱着破烂的长刀,坐在冰凉的尸体上,污血堕脏了他的脚底。他低下头,捂住饿扁的肚子,肩膀上的伤口血流不止,耐着恶心吞咽着难吃的腐肉,味蕾早已麻木,似乎连苦水都变成了甜汁。

每一个村庄的人都会嫌弃地将他赶走,避免晦气。
他敲开每一扇民户的门,却只能迎接铺天盖地的热水烫伤皮肤。

绝望之际,他倚着你家的院子,已经无力走动。他看见你,有些害怕地缩起烫红的双手。



你笑了笑,从房里端出一碗热粥,香气扑进他的心。你向他招了招手,从柜子上取下一个瓷勺,轻轻敲动碗边。

耐心地待他狼吞虎咽地解决一碗,抚摸着他有些脏的卷毛,他红色的双瞳警惕地瞪着你。你不怒反笑,

【别担心,我不会赶你走的。】



土方十四郎

身为侧方的子女,家族无人尊重他,权当他是附属品,在过分的玩笑对他都不过分。

【也就长那鬼样,还好意思和我争话头,活该被罚!】
【就是,不知道是在哪个茅厕里生下的,脏死了。】

两个长女嬉笑着嘲讽他,他捏拳咬牙,硬生生熬下了口头之辱,为了哥哥的病,必须听过这一关,可是眼泪却真实地埋怨心中的委屈,烟蓝色的双瞳闪烁着倔强的目光。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那女孩的脸上,女孩错愕的看向你——土方家重要的客人。

【如此出言羞辱自己的弟弟,你们是脑子进水了?丑态百出!看来我有必要考虑是否让父亲与土方家合作了。】你愤怒地说道。

【不不是,我…我,十四啊,姐姐跟你开玩笑的啦…对吧…】女孩被吓坏了,楞楞巴巴地道歉,赶忙溜走了。

【何必委屈自己,你哥哥的病我有办法。】你没有看向土方,背朝他安慰道,【你的母亲是一个伟大的人,不要轻信他人粗鄙之语。】

【………谢谢。】他昂起头望着你,猛地抹去泪水,哽咽地说道,【这份恩情我会记下的。】





冲田总悟

似是一只雏鹰,他瞪着猩红的瞳,死死护住身后咳成一团的姐姐,不愿让他人再进一步。

一个狠厉的拳头打在他的脸上,他嘴角溢出鲜血,眼神却锐利不减,孩子本能地害怕使他站不直双腿。

【不会让你们再走近的。】

【不会让你们再走近的。】一个女声插入战局,你腾空一脚踹飞要债的男人,一记狠拳还在他的侧脸上,那人被你打的爬不起来,放了句狠话,一瘸一拐跑走了。

【小子没事吧?长得不高挺有气魄的。】你欣赏的望向他,【不过 ,逞强到此为止。】

你伸长手,揉乱他的栗发,从包里摸出一卷干净的绷带。
【小英雄,先包扎一下吧,一会我给你姐姐治病。】








梦醒了。你张开手掌想要握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有。

你揉了揉眼睛,不知何时躺在了床上。
望向门外,他就着凉地浅浅入睡,嘴角却含着一丝笑意。

评论(11)
热度(206)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