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理解尊重并热爱笔下的每一个角色。

占卜师×白鹰佣兵

写个小段子尝试安利!!!

利用技能,占卜师可以役鸟,役鸟期间能够守护队友,并且获得视野,标记队友。


正文


猫头鹰撒娇般蹭蹭我的兜帽,抓紧了衣肩,甚至气愤地在我耳边扑腾翅膀,似乎在跟我控诉什么。

[好孩子,安静点。]我伸出手,它主动将头凑到掌心,好让我理顺它乱糟糟的头。


视野的黑暗使得触感无比清晰,食指缓缓描摹着羽毛的形状,我摸到了羽毛上的血,几近干涸,淡淡的血腥味却让我的手指倏然停滞。

猫头鹰的呼吸依然平稳,能感觉到它的身体因生命运动在缓缓起伏,血液却是冰冷的——那是前辈的血液。



奈布·萨贝达。

我念着他的名字,齿轮转动般一卡一顿地做着口型,陷入了回忆。



役鸟出现失误,我没能拦住裘克先生的冲刺。

眼看海伦娜小姐就要被击中,他靠着钢铁护肘,勉强冲来挡住一击,在役鸟帮助下,掩护海伦娜小姐逃离危险。

他向我们冲来时,我看见了他湛蓝色的眸子,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很耀眼,如同穿越黑夜的鹰,混沌之中是唯一的光明。

我呆滞在空中,直到海伦娜小姐离开才反应过来,役鸟跟随他。他的大腿受了伤,走路有些困难,职责来讲我应该保护他。

而且我很好奇,他怎么来得及赶过来的,这么短的时间,甚至不容思考,是靠着本能吗?



“跟着我做什么?”突然视线猛地下拽,我又发呆了,控制的猫头鹰被一把抓住,他举着我靠近,淡淡的烟嗓,声音有些懊恼。

“去保护海伦娜吧,就是那位带眼镜的女士。她在红教堂中间。”

像是猜到了什么,他捣乱了猫头鹰的毛发,虽然我看不到头顶,但我打赌一定乱七八糟的。轻笑一声,勾起嘴角,戳着我,不,应该是猫头鹰的鹰嘴。

“我不需要你扛刀,我的职责就是保护队友。你应该将精力放在更重要、更有价值的人身上。”




突然我听到了裘克先生拉锯的零件碰撞声,监管者来了!

“快走。”他松开了我,我还想做什么。突然,天旋地转,混乱中只来得及看到他天蓝色的身影一点点消失。




再回神时,我在长墓碑边,役鸟时间结束了。

奈布·萨贝达——他的腰、手臂、手掌上伤疤遍布,狰狞粗糙,我从中能够窥见战争的历陈。就在刚刚,他的腿又被撞伤,那条血痕长而吓人,一路血迹。

是他的本能,他的军人精神在驱使着身体保护队友吗?这个从战争中归来的雇佣兵,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往。

庄园里的人谈论起他,总是生涩隐晦地提起杀戮与背叛,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腰间的廓尔克弯刀并未有同伴的血腥。



我可以预见未来,不论是海伦娜小姐即将在木椅旁被发现,还是裘克先生带着的火药桶快要走掉了,还是他又将为队友牺牲生命的结局。

不同于塔罗牌78张神明的的寓意与暗示,我几乎无法探知他的过去。


我本无意冒犯他人的记忆,但这远比翻阅古籍史书更让人想要抽丝剥茧寻找真相,自我察觉时,已经对他移不开注意。即使如此,我也只能勉强靠着役鸟模模糊糊地摸到淹没在枪林弹雨中的一点片段。

那里有一把狙击枪,哭喊,漫天的尘灰.......还有少年蓦然回首,脸上干净的笑容。



抹去猫头鹰羽翼上的血液。

瞑神役鸟,淡蓝色的队友标记在视野重新亮起,我向着他的方向飞去。


奈布·萨贝达

让我再了解你一些吧。



评论(4)
热度(149)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