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第五人格乙女】我生气了

 @万事屋老板娘--坂田离 阿离离我更文啦







幸运儿

开局畏畏缩缩,走三步蹲五步,他不时会害怕地窥视四周,肥硕的眼镜框歪倒在鼻梁上,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无奈地揪着他的衣领翻过矮窗,细心地扶正他的眼镜,又豪气地拍拍他的肩,“别害怕,佣兵先生会拖住监管者的,我们专心修电机。”他小幅度点了点头。

周围只剩下电机细细碎碎的响声,忽然,心脏剧烈地跳动,监管者赤红的灯光照亮了破碎的墙角。来不及多想,你将他推到树丛中,独自一人引开监管者。

翻窗,急转弯,摔木板,监管者紧追不舍,你一个不注意被他砸的头昏脑涨,那粗糙的武器在你的手臂上划下吓人的血痕,你的额角溢出鲜血,视线一点点模糊,隐约间听见了电匣开启的响声。

三个队友能够获救,这局不亏。你强撑着意识跪跌在地上,监管者一步步走进。忽然,监管者身形一顿,僵在原地。



【收回你的脏手,否则我开枪了。】是他回来了。

他半个身子埋没于黑暗之中,眼镜被摘下,露出黯淡无光的眸子。他半眯着眼,卷发被惬意地别在耳后,嘴角微微扬起,左手持枪对准监管者的后脑勺,竟有几分猎人的狡黠与轻松。

【或者,你不想要眼睛了。】他威胁地晃了晃右手的手电筒。监管者犹豫着拖着武器走了,他带回眼镜,眼睛终于有了聚焦,支撑着拦着你的腰,一步步走向大门。

【枪和手电筒?大家呢?】你好奇地问道。
【都是假的,监管者竟然信了。队友抛下你逃出去了。】他后怕般拍胸膛,几分撒娇的意味蹭了蹭你的肩,和刚才的少年判若两人。

或许只有当事人才知道,那把枪的枪管里究竟溅满了多少鲜血。









园丁小姐

她更多时候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经常逗得大家喜笑颜开,就连不苟言笑的律师先生都会扬起嘴角。

她喜欢窝在草丛里拆狂欢倚,椅子坍塌的声响总让你心惊胆跳,这时她就会蹦出来提供贴心姐姐的温暖怀抱。

很不巧,这局一开场你就和她走散了,迷乱之中被小丑发现了,你努力往队友的反方向跑,他紧追其后,一个冲刺撞得你头昏脑涨,他将你绑在气球上,慢悠悠地走向最近的狂欢倚。


椅子——坏了。他奇怪地拧眉,发出咕噜噜的响声,又带你走向下一个狂欢倚。

椅子——坏了。小丑气急败坏地跺脚,又走向另一个狂欢倚。

椅子——坏了。好,很好。小丑咬咬牙,又绕远路找狂欢倚。
椅子竟然全坏了!!小丑的面具快气掉了,在你身上又绑了一圈气球,发狠走向地下室。

椅子——大概没坏。但是地下室的入口被人用一堆柜子和木板挤压在一起,还用麻绳绑牢了个恶意满满的蝴蝶结,上面用粉红色的爱心卡片写了一句话:“生气了吗?”



生气了啊啊啊啊啊!
小丑气的要跳起来,忽然,一个人影抱着橄榄球冲了过来,与小丑打你同样的力度,同样瞄准了头部,怼得小丑身体撞墙,头昏脑涨。

她挑起草帽檐,眯起翠眸,嘴巴甜甜的夸张的笑,酒窝张扬着笑意,带着白手套的手指像是被吓到般四处比划。“小丑先生,你之前把这位小姐撞得可疼了,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这种滋味。”

她径直走向你,牵起气球的绳子,带着四周晃荡。
“园丁小姐放我下来好吗?”
“不好,你到处乱跑,我生气啦。”




佣兵先生

肥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他又极喜欢弓腰埋头,很少能瞧见他的模样。

每当你好奇伸手想要卸下帽子时,他总是凭直觉一把抓住你的手,感受到你温暖的体温后,又似烫手般赶忙扔下,掩盖地咳两声,一边咳一边遮住脸,恨不得整个人缩成一团,引得医生小姐砸药盒。

大多时候,你在阁楼修电机,他蹲在楼梯口,用你硬塞给他的外套捂住耳朵,减轻战后恐惧症的难受。虽是这么说,那双翠绿的双眸总是紧盯着你的背影,弓起的身子随时待发。

突然,他灵敏地捕捉到监管者的脚步声。他兴奋地从地上跃起,冲进阁楼,左手将你拦腰抱起,右手夹着你的外套。帅气的翻过窗台,从楼上跳下,搂着你因害怕僵直的身体,灵活地拐弯,跳跃,冲刺,却又偷偷放慢速度,尽量让你舒服些。




不巧这次遇到的是屠皇蜘蛛,不仅没被障眼法欺骗,还抄近路追上来了。他低头盯着你,紧促眉头,挪了挪薄唇,你感觉他的身体紧绷着。

“放弃我吧,蜘蛛难走位,反正活三个也能赢比赛。”你试图挣脱怀抱。“别动!”他嘶哑着吼道,压抑着捏紧手腕。忽然,他一个转身,躲过蛛丝, 砸下木板,蜘蛛变得迟钝了。

借住这个机会,他扯下右手的外套该在你的身上,将你严严实实地包在里面,他故作咳了一声,白净的侧脸微微泛红,“穿好,容易着凉。下次,别穿裙子。我不小心摸到你大腿了。”

这下他终于放心了,随随便便甩掉了蜘蛛,缩在他怀里的你感觉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







绅士杰克

宁宁是个一米八的大长腿,非要如螃蟹一般翻窗户,那动作笑的你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快出来了。他也不恼,就陪着你一个个地翻窗户,在你翻窗时,有些担心地拖着你的背,在你埋怨的目光中松手。


他是一个极有耐心的监管者,你躲在柜子里多久,他就站在柜子旁多久,绅士地敲柜门,“小姐,柜子里脏,我先用小丑的帽子擦干净,你再进去休息吧。”

你透过柜子缝,向他眨了眨眼,并不想出柜。他无奈地身子一口气,利刃在柜子的表面轻划,刻意在你心的位置敲敲,“衣服脏了还是我洗,你舍得吗?”


“舍不得!”你突然踢开柜子,扑进他的怀里。

他似乎早就预料好了,面具别在侧脸,黑色的卷发倾洒在额角,猩红的眸子微眯,满含笑意与宽容,薄唇轻抿,勾起迷人的弧度,他拥住你,蹭蹭你的脖子,“抓一放三,你的队友都已经跑了,你呢?”

你笑了笑,揽着他的脖子,脚尖勉强抵地,他鸦墨的风衣摩得你脖子痒痒的,“任皮皮杰处置。”

“淑女一言,驷马难追。”他像一只偷腥的猫咪般眯起眼,眼角微挑,稍稍带着得意。

你握住他的手,“我抓到皮皮杰了。”
他反手摩挲你的指腹,“你也逃不掉了。”

庄园的未来谁也看不清楚,但如果与他同行,深渊又有何畏惧。



远处,真·洗衣服·杰克你瞎说·我好委屈·小丑怒摔搓衣板,脚踢妙渍洗衣粉。 

评论(20)
热度(732)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