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银魂乙女】蒲扇与西瓜

失踪人口回归

最近学校活动多,没时间更文,致歉。
点文本周更╮(‵▽′)╭

性感阿七在线啃西瓜







坂田银时

不必拘束。
在万事屋里随意浪,放下所有的负担,做最真实的自己。

你可以只套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头枕在定春毛茸茸的背上,腿缠着银时的腰。

电风扇对着你呼呼地吹,定春慢悠悠地伸懒腰。
银时笑着地为你剪脚趾甲,赤红的双眸不同于夏日的炎温,眼底是淡淡的宠溺。




【哪个人家的小姑娘脚这么臭?阿银要被熏死了。房租只能交给新吧唧加油了。】
【嗯哼,白卷毛先生嫌弃了?登势婆婆一定会用拖鞋温柔地拍醒你的。】

【哪敢啊,万事屋老板娘的脚万事屋老板可喜欢了。】
痞气地扬起嘴角,他转过身,一口抢走你勺上的西瓜肉。

【油嘴滑舌,卷毛兽放开那个西瓜让我来!】你嚷嚷着,那可是西瓜中间最甜的一勺!




【你说的?那我不客气了。】

银时俯下身覆上你的唇,额角的银发蹭的你脸颊发烫。

【老板娘,还给你。】















土方十四郎

你坐在院子的走廊上,缩在屋子的阴影处,蹭着木板仅剩的凉爽,听着池塘里水缓缓流动。

【别睡着了,地板凉。】刻意压轻的足音在耳边想起,你睁开一只眼,是他,端着一盘西瓜与冰可乐,右手抓着老蒲扇。

【谢谢十四。】你鼓起腮帮大口大口地啃西瓜,西瓜汁溅得到处都是。

【慢点吃,别又吃撑了,医院的空调可没真选组凉快。】土方盘腿而坐,你枕在他的腿上,他抓着扇子不急不慢地为你扇风。


鲜红的西瓜汁染红了你的嘴角,他愣了愣,下意识地伸手,附有老茧的食指在你唇上摩挲。



突然,他想起什么,触电般缩回手,那沾着西瓜汁的食指不知所措,匆忙抓起可乐,咕噜噜地灌。手里的扇子像鼓风机一般疯狂甩动。

烟蓝色的眸子突兀地睁大,掩饰般瞟向别处。

【唉,十四,可乐不是给我的吗……】
【咳咳……不行,你特殊时期快到了,会肚子疼。】











冲田总悟

夏天的乐趣当然是睡午觉与打水仗了。

装满冰块的袋子敷在红色的眼罩上,眼罩盖在脸上,你迷迷糊糊地躺在榻榻米上睡觉,他黑色的制服虚盖着你的小腹。

一双干练的手搂着你的腰,他在你的对面故作睡态,猩红的眼睛偷瞄着你的睡容,眼底净是狡黠与调皮。

解开冰袋,取出一个冰块。
薄凉的冰块在手心逐渐融化,那双湿漉漉而又凉爽的手忽然拍在你的脸上。

你吓得从梦中惊醒,四处张望。

他嬉笑着收紧搂着你的手,【哎呀呀,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不要怕哦,总悟大人在你的身旁。】

【只要你说三句“汪”,我就慷慨赐予你美梦。】












神乐

游泳池里像是一只大海豹趴你的背上,气鼓鼓瞪着每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人。

【呜呜这些人都在用下流的眼光在看你阿鲁,我要戳瞎他们!!】

【甜心的泳装当然只有神乐大人才能看到!——】


【不要学夜店的人说话。】你无奈地赏了一个爆栗,揉揉她气鼓鼓的脸颊,那澄粉色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子在耳边一跳一跳的。

今天大家一块来游泳池玩水,你事先准备好的比基尼不知被谁换成了中庸的连体泳衣。犯人不仅毫不自觉,还堵住更衣室,气势汹汹地盯着每一个路过的人。

【呐呐小honey,你不会生气了吧阿鲁。银酱说喜欢一个人就要主动出击……】神乐埋在水里,声音滴里咕噜的。

【我没有生气,小神乐给我挑的泳衣我很喜欢。但是,以后少和中年大叔说话,而且不许叫我甜心。】你抱胸无奈地说道。

突然,她从水里撅起来,四肢并用盘住你,嘴角大大的扬起,湛蓝色的眸子溢满了喜悦,【好的。甜心,我明白了阿鲁。】










坂本辰马

快援队的空调一天24小说供应,夏天根本不用担心。
然而你现在跪坐在他的怀里,感觉他的凉气和怨念快冻僵你了。


【听说快援队夫人今天去牛郎店玩的特别开心,买了三个香槟塔嗯哼。】他笑着俯下身,凑到你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惹红了你的耳尖。


【我到的时候,牛郎还问我“你是老几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对啊,我也挺想知道我算老几呢。我可是超级在意呢,超级超级在意。比金时有几根黑毛还要在意!!】黑色的卷毛在你的侧脸缓缓摩挲,他的手在你的胸膛摸索,【在夫人心里,我算老几,肯定是第一对不对。】

你忙不迭地点头,他鼻梁上的墨镜滑落,海蓝色的双瞳闪烁着商人的精明与戏谑,【那么,第一的辰马桑做什么都会原谅喽。】


他提起你的腰,将你抱在腿上,傻兮兮的笑容背后净是嬉笑得逞之意,【我要罚夫人今天晚上不开空调,陪我做有氧运动。】


















轻轻试探着舔了一口冰淇淋,他眨了眨眼,阴红的眸子有有几分不可思议。

这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乌鸦,小心翼翼地啄着甜蜜之物。

【虚酱以前没有尝过吗……】
【不曾。幕府的官吏只提供基础的一日三餐。这个,很甜。】

他俯下身从背后搂住你,薄唇在你的眼角轻轻吻过,他微微扬起嘴角,眼底的冷漠似乎融化开冰山一角,【这个,也很甜。】













廿七


每天晚上睡觉死死抱住你,宁宁热的汗水直流却不肯撒手。执著地半夜爬起来给你盖薄毯,自己的毯子不知道被踢到哪里去了。

像是从冰柜里拿出的冰棒,每天见到你时,开心地头顶冒烟,随后被太阳晒得蔫蔫无力,若是说上两句,她就原地复活,甜蜜地缠着你。

超短裙、露肩裙……全被她缩在柜子里,嚷嚷着“这种衣服只能穿给我看。”

喜欢拉着你在凉席上滚来滚去,笑嘻嘻地说“你看,我们在滚床单。”

评论(23)
热度(156)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