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兄坑乙女】当他们吃醋

 @万事屋老板娘--坂田离 阿离离点的梗




你在一次任务中救了一个小道士,道士感激不尽,几日后特地登门送来别有心意的礼物。

他看见了。










东方纤云(前世)

他在千百次轮回中错过了你,无数次擦肩而过,无数次目送你与他人结婚生子,安度一生。

他曾以为这便足够,可是每每看着你与他人渐行渐远,他的手总会紧紧握拳,鲜血从指缝溢出。


这一世,他不会放手了。


一声嘹亮的剑鸣,他甩袖从御剑跃下。

墨黑的发丝在空中留下圆润的弧度,琥珀色的眸子警惕地注视着道士,不动声色地挡在你面前,嘴角却微微扬起。


【不知这位道友找我道侣有何事。】

【救人是逍遥门的规定,不必多谢。礼物她不会收的,请回吧。】








东方纤云(今生)


装作丝毫不在意。

他走路同手同脚,连吃仙果时都心不在蔫,飞星的剑抵在脖子上都毫不察觉,眼神似乎有些怨念。



紧张兮兮地围着你转圈,金橙色的眸子瞪得圆圆的,嘴巴咕噜噜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师师妹啊!常言道,十个男人九个坏,还有一个特变态。大师兄我不放心那位道友送的礼物,不妨给我检查一下?】



傍晚,他塞给你一个娃娃,与小道士给你的娃娃大相径庭。

针脚十分粗糙,衣服缝的破破烂烂,可以看出缝娃娃的人有多赶时间。

墨黑的长发,金橙色的眸子无比传神,娃娃傻兮兮的咧嘴笑。就像是他站在你的面前。

娃娃的背面认认真真地刻着“师妹专属。”








印飞星(前世)


少年嘴角控制不住地下滑,暗暗捏紧双拳。替你婉拒了礼物,【这是师妹的自愿的,道友不必太在意。】



说着少年转过身,挡住了小道士的视线。

他微微偏头,耳根像是抹上了胭脂色,猩红色的双瞳倒映着你的模样,小心翼翼地问【师妹,下次出任务我陪你一起吧,最近妖道肆意妄为,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扬起嘴角,他变魔术似的,从袖中掏出两颗仙果悄悄塞到你的手里,【别被师父发现了。】








印飞星(重生)


被兽夹抓伤的狐狸学会了藏匿,佯装恐惧,引诱着猎人走向深渊。



他微笑着挡在你面前,抢先接过小道士送的布娃娃。

血红的眸子微微眯起,双眉惬意地舒展开,似乎心情愉悦,可眼底只剩下嘲笑与得意。

【既然礼物已送到,道友就请回吧,门内弟子会护送你到村庄的,】



他一只手温柔搭在你的肩上,左手背在身后,【走吧,大师兄会等急的。】

那个布娃娃在他的手上,被死死捏紧,就像是........窒息而死。





 

龚常胜



小道士送了你一个布巾,布角绣上了精致的花纹。你整日带在身边,爱不释手。



他抱着你御剑时,偷偷拿走布巾。

他摸着布巾若有所思,嘴唇抿起不悦的弧度。



【师妹。】他牵起你的手,缓缓覆上眼角的淡粉色的刻纹。

湛蓝色的眸子凝视着你,虽目不能见,眼底却似藏了无限的温柔与细心。

【如果师妹愿意,龚某的刻纹就只属于你一人。】




 

东方芜穹



嘴角叼着玫瑰花,他潇洒地从屋檐跃下,俯身贴到你的耳边,翠绿色的长发懒散却极富占有欲的披散在你的肩上。


他笑着望着小道士,声音毫无温度,【救人是我蜀山派的本分,当然我师妹若是不愿意救,也不会有人怪她。】

【礼物就算了,我师妹眼光高就看得上东方苍穹的礼物。不巧,正是在下。】



【对吧,师妹】他侧过头,薄唇在你的耳边摩挲,笑的像是一只偷腥得逞的猫咪。






 

卜算天


撑起油伞,似是从画中走出。

女子美若仙,一举一动都牵动人的心。



她悄无声息地与你十指相扣,燕红的双眸微阖,似乎什么都无法引起她的一丝波澜。

看到你时,却忍不住勾起嘴角。



【天道轮回,自在命数之中,不必感谢,那是你的缘分。】

【但不要妄图挣脱天道的束缚,她已有命中注定之人,这位道友,你的心意是无法送达的。】







易相逢



她从天而降双手揽住你的脖子,亲昵地蹭蹭你的脸庞浅棕色的发丝在你的耳边摩挲。

百媚教教主的身份吓得小道士浑身一个哆嗦,害怕地点了点头。



她笑眯眯地从袖里掏出芝麻饼,大口咬下一块,甜蜜地说道【徒儿答应我会给我做一辈子的芝麻饼。你的礼物不能收的,恩......大徒儿说这叫出轨。】


【徒儿我饿了,回去给我做芝麻饼好不好。】揽过你的腰,她带着你从地上跃起,飞向百媚教。



腾空而起的瞬间,她偏头看向小道士,金色的瞳仁闪过危险的光芒,嘴角却大大地扬起




评论(24)
热度(177)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