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第五人格乙女】拉紧我的手

尝试着做一个高产乙女写手,希望小可爱多给我评论。

我的第五人格名字是“掀飞杰克的裙子”,小佣兵在线求陪玩。







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中,请拉紧我的手。

不是为了走向光明,而是共赴深渊。






盲女



一只手紧紧地拉住你的衣角,圆滑的眼镜框几乎要从她的鼻梁上滑落,另一手飞快地破译密码。

“请跟紧我,监管者不会发现我们的。”


还剩两台密码机。


灰蓝的眸子宁宁早已失去聚焦,却仍直直凝视着你,清晰地倒映着你的模样,眼底是满满的笑意与安慰。


白皙的手指缓缓附上你的手背,慢慢地分开五指,带着你握上盲杖,温柔地摩挲,“我的眼睛看不到你,但我能够听到你的心跳。”



忽然,她收紧手,“我能感觉到你紧张不安。不要害怕,海伦娜不会让心爱的人受到伤害。”

愣神间,你摸到盲杖上的刻纹,是你的名字。









红蝶


多少人拼命用玫瑰歌颂她的眉眼,却又在她挪下纸扇时惊恐地逃散。

她早已习惯被奉作恶鬼,那扇里藏匿的短刀究竟是蓄谋已久,还是无可奈何。



“你不走吗?”地窖旁美智子缓缓合上折扇,她微眯双目。

“美智子小姐,能否让我看到真实的你。”你双手捂住脸,故意背朝着她。



时间似乎粘稠缓慢,周围顿时静了下来。

良久,耳边有风微微拂动,她来到了你的面前,紧闭双眼的你感受到一双手牵起你的手腕,缓缓附上她的侧脸。



并不美好,抹去遮盖的白粉,你感受到恶鬼的脸庞无比粗糙,但并不可怕。

“吓到你了?”美智子暗暗垂下眼眸。

“我看清美智子了,很美。”



忽然,被人捞入怀中,你吓得睁开眼。

美智子拦腰搂着你,你睁眼便是漫天星空,她笑着对上你的目光,嘴角微微扬起,她撩起你耳边的发丝,笑骂道“小家伙。”










机械师



胆子有点小,喜欢躲在柜子里。

手挽着你,一边操作人偶,一边跟着你小心翼翼地走。



直到万不得已才肯松手,她不愿意走远,人偶总是隔三差五地探望你,乖巧地坐在你脚边。必要时挨一刀,没事就在你脚边涂鸦,画一个个Q版的你。



“特蕾西的人偶会一直一直保护你的,”头上的护目镜因她的动作而滑落,刚好落在眼前,她挥舞着手臂,笑嘻嘻地按动操控器。


忽然,她噘着嘴凑了过来,“特蕾西的人偶一个吻启动一下。”







裘克



当小丑带上面具,尖刀磕破脆弱的咽喉。

人们发出了喜悦的笑声,血泪从面具上流下,染红了舞台。



他经常戴着滑稽的小丑面具,拖着肥大的火箭,一瘸一拐地追着你。

无处可逃,你蹲下身,将头埋在墙角种蘑菇。



“你啊就不挣扎一下?我又不是杰克那鬼东西,不会给你公主抱。”裘克取下面具,蹲在你的面前,他的鼻尖几乎与你相抵。



火红的头发有些张扬地肆意散开,微微披在肩上,橙金色的眸子无奈地望着你,一颗虎牙暴露在空气中,眉毛烦躁地紧蹙。

良久他妥协,暂时扔下火箭筒,一手圈住你的腰,将你扛坐在肩上,大步大步走向一架密码机,小心放下你,“再有下次,我就一火箭筒砸你。”




说完,他扭头拾起火箭筒,一言不发地走了,还不时担心地偷瞄几眼,被发现了就骂骂咧咧,“看什么看,老子带失常了。”








杰克


雾区里的绅士可不会贸然行动,他安静地站在板子边,看着你东张西望一头栽进他的怀里。

卸下利刃,小心地揉揉你装疼的地方,他偷忍着笑意,肩膀微微颤抖。



很可惜是没有公主抱的杰克,他摘下面具,墨黑的卷毛被小发绳简单地捆扎,猩红的双眸惬意地眯起,像极了一只大黑猫。



他从背后取出气球,麻绳轻轻挤压着气球表面,气球被捆成了爱心形状,一枝玫瑰被小心别在爱心的一角,仍有一小节绳子可以牵在手里。

“很抱歉,女士。我没有携带玫瑰手杖,作为弥补,气球送给你。”



你捂住脸蹲在地上,气球的背面早就被人事先写上了“My sweet”.。











班恩


八百米开外一钩子把你带了回来,有些生气地瞪着你,“为什么替那个人挡刀。”

“他可是我队友,我当然要救他。”你理直气壮地顶撞回去。忽然,被他夹着腋下举了起来。



“哎哎哎哎哎小班比放开我。”举高高的动作太羞耻了。他执着地举高手,你的腿在空中乱蹬,手臂四处挥舞,他甚至有些坏心眼地挠你的痒痒。


“饶命啊,小鹿鹿。”你笑的眼泪快出来了,无意中抓到他的头套一拔,他栗色的长发倾泻而下,嘴角扬起,黝黑的双瞳来不及收回情愫,宠溺几乎溢出眼眶。




“呜——”你们两一个面壁思过,一个紧张地头套戴反了。

糟糕,暴露了。







蜘蛛



瓦尔莱塔似乎生气了。

你为了救人被蛛丝绊倒,一头怼在墙上。


“你这叫活该。我的蛛丝有多厉害,你还不知道吗,”气呼呼地给额头上的绷带打个蝴蝶结,瓦尔莱塔似乎还气不够,装饰的烛火在空中气愤地跳动,她又拿笔在绷带上写上“大笨蛋”。


“抱歉啦,小蛛蛛。”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忽然她一伸手,将你搂入怀中,食指在你的背后缓缓滑动。


“烛火易灭人易散,我不想失去你。”

她的薄唇在你的耳边蹭过,你脸红着跑开了,丝毫没注意到她用蛛丝在你背后写了一行字,“瓦尔莱塔的,不能碰。”








佣兵(我本人了)


一个钢铁冲刺向你奔来,一只手不由分手地提起你的腰,拔腿就跑,甩飞了监管者,奔跑的途中还不忘了死死拉住兜帽。


你在破电机时,就蹲在你旁边,他缓缓移动,努力将涂鸦与你的涂鸦摆对齐。战场的风云变故,使得他对血腥味无比敏感,忍着战争后遗症为你小心包扎。


意外是个温柔的人,挑衅屠夫时也总是操着一口不熟练的脏话,不太敢跟你说话,觉得自己会吓到你,故意使用敬语,别别扭扭的。



“电机我真不擅长,但我可以陪你修电机,恩,实在不行,我在不远处翻窗溜屠夫,你专心破电机就好。”

“不要害怕校准失败,我会保护你的。”



少年认真的模样,总让人一种别样的心动。






评论(8)
热度(114)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