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做噩梦了。




梦境的开端很吵,只感觉周围都是晃眼的白色,耳边像是有人在嘀咕什么。我的意识模模糊糊的,隐约间走到了悬崖前。

悬崖并不让人畏惧,就像是素描笔在白纸上突兀勾勒的弧线,无法估测它的高度与陡峭。



那里站着一个人,我看不清他的脸,他的半个脚都出了悬崖边,他向我张开双臂。身体开始不受使唤,我看见自己伸出手,将他推了下去,掉落悬崖的瞬间,他笑了,“如你所愿。”


梦境忽然开始扭曲,我像是失去了很长时间的记忆。


再有意识时,我站在悬崖边,这次是他向我走来,就像之前的我一把推下悬崖。在掉落的瞬间,我看见有泪水从他侧脸划过。





梦的结尾,我摔死在了地上,没有痛觉,只感觉身体不能动了,想要转动眼球都很困难。有一群人将我围了起来,我只听得见悉悉索索的几句话“废物”

“活该”“本该消失”。



他在人群的中央,举起一把匕首,狠狠刺进自己的心脏,拔出,刺穿,直到整颗心脏被他拔出,血液喷溅到我的嘴角,好苦。

他将被刺烂的心丢到我的身边,蓦然地,我全身开始剧烈疼痛,就像那颗心是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涌出,在混乱的视线中,我突然就瞧见了他的模样。



呼吸骤然停滞

那是我的模样。

评论(20)
热度(10)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