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摸鱼一无是处的七鬼

【杰佣】抛弃①

部分根据1888年“Naughty Jack.”连续杀人事件改编

年下开膛手杰克×年上退伍兵奈布

奈布视角


有适量的血腥场面的描写。

有刀片与时间轮回梗

"--"转换时间线









正文




灼热的烈焰似乎燃尽了整个梦境,尽头之处是黑暗的废墟。


“请别抛弃我。”



四肢僵硬发麻,心脏似乎被什么压抑,痛苦地抽搐。奈布拼命张大嘴,却无法得到氧气一丝的怜悯。模糊的视线逐渐聚焦,干涩的泪水却止不住地流淌。


面前的男孩伫立在烈火中,火焰烧焦了他的右手。


他就像感觉不到疼痛,紧紧扣住奈布的手腕,低声祈求着,那虔诚的模样就像在挽留神明。他浸透鲜血的手指在男孩的眼角划出血痕,被泪水模糊冲淡,蔓延着男孩苍白的脸滴落在地上。


[他是谁.....为什么.....]无法行动,无法说话,奈布拼命睁大眼睛想要看清一切。



男孩低着头看不清他的面容,他拼命地亲吻奈布的手背,嗫嚅着什么,温热的泪珠滚落在奈布的手上。

他听见男孩温柔地说喊着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在诉说最美好的事物。


“奈布。”






---





“奈布。”


男人温柔地凑到做噩梦的老兵耳边呢喃,微薄的唇在耳根上摩挲,墨黑的卷发惬意地被揽入玫红发带中,柔软的发丝轻轻蹭着奈布的脸庞。


奈布皱起眉缓缓睁开双眼,下意识地舔了舔并不干燥的唇,从噩梦中醒来的他有些犯迷糊,好一会儿才能看清事物。男人耐心地等他从沙发上坐起身,端来一杯温热的红茶。


凝视着眼前琥珀般晶莹的茶水,没有接过茶杯,奈布的视线顺着男人戴着白手套的右手上移,烟蓝的眸子与男人暗红的双瞳相对。



[啧,一觉醒来看见他......]

[杰克为什么会在这.....]





--





杰克是小镇赫赫有名的医生,因谦逊温柔的处事风格和高超的医术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当然并不包括退伍老兵奈布。


第一次见面时,奈布在接受老友艾米丽的诊断,杰克突然拜访诊所,见到他后单膝下跪,强硬地捧起奈布的右手,全然不顾他的挣扎,一个虔诚的吻落在奈布布满可怕伤痕的手背上。


“令人尊敬的士兵先生,我相信您需要我。”


奈布语气生硬地拒绝了他的邀请,甚至折断了那只美丽的玫瑰。

绅士眯了眯红眼,丝毫不在意。





--






杰克笑着眯起眼,金丝框的眼镜稍稍下滑,有些强硬地将象白的杯子塞到奈布的手里。“做噩梦了?”

“与你无关。你是怎么进我家的。”奈布收紧抓住杯柄的手指,微微弓起身,左手缓缓伸进赤红披风中覆上廓尔喀弯刀。



“别紧张。是房东瓦尔莱塔小姐给我的,她有求于你。”杰克无辜地举起双手,朝眼前的“小刺猬”眨了眨眼以示清白。

“呼——”奈布扔下茶杯,红茶溅了一桌子,整个人陷入沙发中,眉头紧蹙,“出了什么事。”



“是关于开膛手杰克的。瓦尔莱塔小姐的朋友特蕾西是一名警察,她听说你是退伍兵人,希望你能协助调查案件。”杰克慢悠悠地说道。

“雾都的杀人犯与我何干。”奈布不悦地闭上眼,



“因为......他在信上点名了你的名字——奈布·萨贝达。”似乎料定了奈布的反应,杰克微微扬起嘴角,揶揄地说,“看来雾都的杀人犯换口味了。”



躲开奈布扔来的茶碟,他自说自话:“开膛手杰克在每次杀人前都会发出预告函,有时是点名割去耳朵,有时是告知尸体埋藏的地点”杰克顿了顿,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托着腮,像是在揣摩语气,又像在欣喜什么。



并不旷阔的房屋连阳台都无比昏暗,夕阳只能依稀施舍几点光斑,只能靠着油灯勉勉强强可见事物。那阴郁的情景像极了战后的医院,无数冰冷的尸体堆积在看不见的角落,活人只能苟延残喘,期盼着黎明。



杰克半个身子隐藏于黑暗中,他猩红的眼睛注视着奈布,有一瞬间,奈布将他错看成享受杀戮的刽子手,那些肮脏的血斑印在他的衣袖角。

窗外漆黑的乌鸦狰狞着面容,无光的眼珠子直直监视着简陋粗糙的屋子,飞舞着翼翅扑向房间。





--





“瓦尔莱塔,他会答应吗......”特蕾西不安地捏紧自己的手,肥大的警服衬得她瘦小脆弱。


“别担心,亲爱的。”瓦尔莱塔安抚地亲吻特蕾西的额心,雪白的长发因为亲密的动作披散在特蕾西的肩上,她暗了暗眸子,“他一定会答应的。”


“我的朋友说过,疯子永远不会拒绝疯子。”

“正好可以试探一下,他是不是五年前杀死你的父母的家伙。”



特蕾西的房屋堆满了丑陋的傀儡,它们依偎在一起给予她最后的安全感,最里面的那只丑娃娃歪着脑袋似乎在倾听着,鲜血从她的手臂上流过。




--




“这一次他在信中点名希望奈布萨贝达能够与他玩一场游戏,每次犯案前他会写信告知受害人,由你来保护她。若是成功,他就将献上自己的心脏。”




“嘭——”剧烈的声响在耳边炸起,那只乌鸦撞破阳台肮脏的透镜,鲜血沾湿了地板围绕着它的尸体。恶臭的血性味溢满了房间,乌鸦滑稽的行为就像是孩子气的挑衅,难看的羽毛在空中纷飞,奈布身上的旧伤似乎又在隐隐发痛。




杰克右手放于腹前,左手别在腰后,缓缓鞠躬,

“那么,奈布·萨贝达先生,你是否接受这次邀请。”





TBC

评论(6)
热度(37)

© 廿七 | Powered by LOFTER